『Your smile encouraged いつも勇気くれた』
(❁´⌔`❁)/~感谢关注♡沉迷舞台,爱好摸鱼,不定期失踪❀孙翔相关内容均在@阿翔翔翔我的嫁

【2016年生贺】列车上的手账本

去年的贺文,今年转过来是因为我才把后半篇补全……
之所以转过来,因为这是《孽镜》的番外,正文是去年沉迷并N刷《釜山行》和《甲铁城》的产物,丧尸世界观的叶橙——但想想他俩携手打丧尸什么的也很美好啊!就是世界观不大美是真的。
嗯?正文啥的我不知道,这只是补全去年给我翔宝的生贺……呃今年的我……还没有写完。
写完了我回来更《商音》!

阿翔翔翔我的嫁:

——《孽镜》番外一


△由于去年在剧组里头加上后来接踵而至的各类事务、工作,没能写完。今年写今年的贺文的时候一起补完了才打了tag发出来的。


△由于《孽镜》本身设定不大友好,所以番外前面的经历也不大友好,但作为生贺,该甜还是甜,该HE还是HE。正文由于是叶橙CP,所以番外也多少会牵扯到一些。


△写于给翔宝过的第二个生日,以后要更爱他!


【2015年生贺】虚惊  ←要补档请戳




一、


休息的日子总是结束的很快,尤其是在这样特殊时期,能够有那么几天偷得浮生闲周媛都非常感激了。根据组织的讯息,她今天必须得回去了。


站在等候列车的站台上,她反复按着手机的锁屏键,锁屏页面不断亮起又暗下,反反复复出现在视线里的是一个青年的照片。


和她一起拍摄的照片。


自从上次任务中吵了架冷战到现在,即便是一同被组织放了假回到两个人共同生活的城市圈中,也没能好好的约出来见面将心结给结开。其实周媛知道,孙翔是因为担心她的安危才会这样,但是她又何尝不是呢?要她先撤退留下他一个人面对丧尸群断后,她怎么做得到?她不害怕别离,却害怕孤身一人啊。


自从国内爆发丧尸危机,各地开始建造城市圈进行隔离到现在不过一年而已,他们的城市也是经历过丧尸危机才变成今天这个模样,他们更是在失去各自的亲朋好友后一起加入了组织。如今,彼此都只有对方了。


而且,她也是能和他一起战斗的啊,他怎么就不相信她呢?


想到这里,委屈又重新浮上心头,正好不远处传来了列车的鸣笛声,周媛一把摁掉了手机屏,整了整行李准备上车。


 


这是一辆一共八节车厢的列车,周媛在6号车厢,在轴对称过去的3号车厢的候车站台上,她锁屏照片上的青年正背着旅行包等着车子停稳。


明明是回来休假的,可是眉眼间却透露着一股疲惫,这几天休息日他没少为两个人吵架这件事头疼。偏偏这么多年来除了周媛他也没有和别的女孩子相处相恋的经验,这么长时间以来,很多时候都是周媛在协调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实在是孙翔这家伙的情商值不够他解决这么复杂的情感问题。然而这次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周媛还没有出手,孙翔难免急了。明明心意相通知道自己和周媛担心的都是同一个问题,却还是忍不住在那样的情况下选择了向对方强加自己的意志,现在他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样去缓和两个人之间的矛盾。


休假这几天,他多少次拿起手机想给她打个电话,两个人一起出来走走谈谈,每次都是临到关头选择了放弃。他可以在面对丧尸的时候义无反顾选择保护她,为她付出和牺牲,但是在遇到这样的感情问题,他真不知道怎么样的方法直接有效可观。


眼下也只有先回组织再说了,回去看看能不能打听点什么方法来把小姑娘哄一哄。他都快半个月没见着周媛在自个儿面前晃着笑着,感觉心里头特别难受。当然再难受他现在也只能憋着,都怪自己太作。


二、


爬上列车找准了自己的位置后,周媛就从包中掏出了笔和手账本,怕是今晚回到组织就没有时间去写了,还是路上把事都理一理。


她的手账本风格非常整洁干净,浅灰色的封面隐隐有一些杂色,上面只标注了年份。因为工作性质特殊,往往没有太多时间让她安心坐下来做手账,只是这个习惯从丧尸危机还没有爆发的时候就已经养成了,这么多年戒不掉就干脆换了需要时间比较少的周记本。说起来孙翔也有记事的习惯,虽然以他的个性断然是不可能做手账的,但是在她的影响下也确实会拿着手账本记事——就是在她看来有点暴殄天物就是了。之前到一个丧尸集中点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们经过一个保护较好的城市圈,那里还有贩卖这种难得一见的手账本,于是周媛就怂恿了孙翔和她一起买。


“虽然忙但是记下来都是回忆啊,如果……有一天见不到对方的人,也可以从本子中获取一些缺失的记忆经历啊,这不也是很好的吗?”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在战场上,或者变成丧尸,然后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那些我不知道你的事,那些你不知道我的事,都记下来写在我们分别的时间里,然后到那一天用这个来弥补曾经缺失的经历,就仿佛我们从来没有分开一样。


然而孙翔当时只是买下了本子,对她说:


“不是这样。”


“嗯?什么?”


“我写这个,只是想提醒自己,下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要和你说什么。所以……”他站定转过身对着她,很郑重地说,“我不要从这个本子里获得,不是你告诉我的记忆我不要。”


周媛看着男朋友很久不曾显露的倔强的表情,吐了吐舌头,轻声说着:


“狡猾的自私鬼,不过我答应你。”


翻开手里的本子,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他现在还有没有在写这玩意儿了。做手账这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也是件和设计搭边的活,每个人做的习惯和手法都不太一样,有时候也象征着心情的变化。


周媛看着页面上被自己划分的非常凌乱的版块,还是打心底感觉到自己的烦躁。果然心里有事没解决的时候是没办法好好静下心来做其他事的,也不知道这段时间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把笔和本子塞进背包里,还是赶紧到组织里把人扯出来、把事情好好解决一下吧,不然两个人都别做事了。


刚做了决定打算从包里翻一盒零食出来休闲一下,突然感觉后车厢有点骚动。身为军人的直觉让她觉得有点不对劲,背上包打算去后面看看。


三、


由于列车是从一个封闭的城市圈到另一个封闭的城市圈,所以中途经过的区域全部都是被丧尸侵占的地区,随时都有被丧尸群袭击的可能性。


但是自打周媛和孙翔所在的志愿军组织【荣耀】出现以来,几个城市圈附近的丧尸群体都被解决的差不多了,建立了互通轨道交通的城市圈之间的地区,基本上处于一个清扫重建的状态,极少会有丧尸入侵的情况。


因此后面车厢有一个中年男人一脸惊恐地跑到前面车厢喊着“有丧尸啊!快跑!”的时候,前面车厢的乘客面面相觑,却都不大相信会有这回事。人一旦过上了安逸的生活,便会放松了对危险的警惕。然而常期和丧尸打交道的孙翔却感觉到了明显的不对劲,收起手上还在翻阅的手账本,背上包就往后面的车厢走。


边走就边发现后面车厢不断有乘客奔跑到前面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惶恐害怕的表情。他愈发确定了后面一定出事了,一边快步走着,一边从包里摸出了一把折叠的枪支,往里头填充着弹药。


才走到6号车厢,就已经看见成团的丧尸群体在晃荡着,冲着一个女孩子扑去。刚想上前,就见着那个女孩抬手就给了最前的丧尸一枪,而后一脚就把那个丧尸给踢飞出去。


原来就让他感觉颇为熟悉的背影,在这样的身手下也不需要进一步求证了。他快步上前补了边上一只丧尸一枪,把它踹到了后面去,而后上前把奋战的周媛拉到后面,反手将车厢之间的门给关上。


“你怎么在这里?”两人异口同声看着对方说。


孙翔挠了挠头:


“我……刚休假回来。”


“我也是。”周媛点点头,随后两个人就看向了在车厢门后不断撞击门的丧尸群体。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孙翔来的不是很早,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其实我也说不上具体的。”周媛盯着丧尸群,“我来的时候后面已经乱成一团了,好像是有‘潜伏者’上了车。”


“‘潜伏者’?是怎么过的安检?”孙翔握紧了手枪,皱了皱眉。


“谁知道呢……”周媛喃喃,“也许根本不是过的安检,而是过了人心。”


孙翔沉默,其实在组织里这么长时间,他们清楚的知道这一整个丧尸灾难的背后到底蕴含着什么。只是作为普通成员的他们,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不能做。


四、


两个人一路往前面车厢走,边走边把已经空了的车厢门给关上,多一层阻拦就多一些时间。


然而走到3号车厢的时候却发觉,前面也全部沦陷了。还好孙翔反应迅速将门关上,而后牵着周媛往回走到了4号和5号车厢之间。


“刚刚也有‘潜伏者’跑到前面去了,真是疏忽了。”周媛咬着自己的食指关节,本来就烦躁的心顿时又急了几分。


“不是你的错,‘潜伏者’本来就很难分辨。”孙翔抬手摸摸她的头,“现在这辆车已经废弃了,我们不能让它开到城市圈里去,必须想办法处理掉。”


周媛点点头,随即想到一个问题:


“这一带地形平坦,要想半路阻截单靠我们两个人力根本办不到。”


孙翔显然也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看着外头驶过的景色,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她:


“这辆车是不是会经过补给站?”


周媛一怔,随即想起来了。由于如今城市圈和城市圈之间的距离较远,而现今的资源不能保证列车的行驶情况,外加预防中途遇到丧尸袭击的列车直接驶入城市圈造成大规模的二次灾害。于是在城市圈之间的行驶路线上,会安排一个军队驻扎的“补给站”。一方面对列车进行物资补给,另一方面也是检查列车是否可以继续行驶。


“这条道上的补给站归【兴欣】队分管,我们同那边联系一下寻求援助吧。”说着周媛掏出了通讯仪递给了孙翔,然而孙翔看了看通讯仪,没有行动。


“你怎么了?”周媛打算等他拿走通讯仪以后,自己把武器拿出来准备着,可是不知怎么了他一点动静都没有。


“你打吧,我去做一下准备。”说着他转身就去了五号车厢的洗手间里,留下周媛在原地举着通讯仪一脸迷茫。


 


孙翔同【兴欣】那波人在刚进【荣耀】的时候,发生过一些不大愉快的矛盾。尽管如今已经没什么大碍,但是他还是没有主动与那边打交道的习惯。这么想着,他从包里摸出了那把折叠的长枪,并给两个人的枪支灌入足量的弹药。等到再出来的时候,周媛已经打完电话了。


“怎么样?”孙翔把手里的枪递给她。


“沐沐姐说,联系不上补给站了。”周媛整理着自己装备,“我总感觉这次是一次有预谋的袭击,是想要摧毁建立起来的城市圈。只不过,恰好叫咱们碰上了。”


“本来从一开始,丧尸出现的原因就不纯粹,这样事情的发生也不奇怪。既然如此,我们也就只有靠自己了。”


周媛打开了定位仪,看了下列车现在在的位置:


“还有五分钟,我们就要到达补给站了。如今列车沦陷,列车进行的是自动设置路线,也就意味着……”到达补给站以后,列车会停下,甚至会自动开门。而沦陷的补给站则会有大批的丧尸袭击列车,列车在补给站停靠时间大约为10分钟,也就意味着在这段时间内,他们需要解决妄图冲进车子里的丧尸群。


很快列车就传来了鸣笛声,速度也逐渐缓下来。孙翔拉开了枪支的保险,问她:


“准备好了吗?”


“随时可以战斗。”


五、


列车驶入补给站,慢慢停了下来。本来在补给站内随意晃荡的丧尸群体都被这声响吸引了过来,而这厢列车信息与补给站对接上了的电子系统,自动将列车的门打开了。


“都没有动静……”周媛打量着周围的情况,压低了声音说。


“因为没有活人。”孙翔看了看外面的丧尸群,直接一脚迈出去,跳到了丧尸群体中。


“你干什么?!”周媛被他这一举动吓得不知如何是好,而那头丧尸群们感受到了活人的出现,补给站内和车内的丧尸群纷纷朝他的方向涌过去。


“这样可以把车里的丧尸都吸引出来!车门关上以前我们上车!就算车子开到城市圈也没事了!”孙翔一边打着蜂拥而至的丧尸,一边给周媛解释着。刚想让她在车子里别出来,她已经蹦到他边上了,“你出来干什么?!”


周媛伸出指头把手枪转了几圈,耍了个枪花拉开了保险:


“打个丧尸而已多简单的事儿,老在车上要发霉的,让我也下来活动一下筋骨啊。”说完不听他后续的话,直接冲上去一脚踩在桌子上一个大跳一枪击毙一个丧尸。


下都下来了,孙翔也没有办法,只好回身去把背后扑上来的丧尸解决掉。周媛则在大跳落地后起身回旋,脚后跟藏着的利刃划开了丧尸的脖颈,随即抬手上扬一枪击中要害。


两人打着打着后退互相依靠着对方的背,通过这样最简单直接的传递方式,给对方鼓劲。


“还有多少时间?”孙翔一脚踹开一个扑上来的丧尸,腾手装填弹药。


“3分钟,开始往列车移动。”周媛又从背包中摸出了一把枪,左右手各持一个,反手给左右的丧尸都来了一枪。


一语言毕,两人也就立即分开,朝着不同的方向跑去,同时向列车靠近。从现在开始,每一秒的行动都必须很小心,一不留神就身陷在丧尸群中出不去了。


孙翔此时已经将原本折叠着的长枪拆开,拼成了一根整的用以远距离攻击丧尸。周媛冲着他那边喊着:


“还有1分钟!快准备!”这是距离列车关门的时间,此时此刻时间已经进入了倒计时。补给站的丧尸群也在逐渐的减少,这给后续的行动减轻了不少压力。周媛和孙翔都已经开始借着列车来对丧尸进行攻击,一近一远互相辅助着。


“10秒!”周媛拉住门框踩着列车外壁,一个倒翻踩着一个丧尸的身体一枪打穿。


“5秒!”孙翔长枪一横,将丧尸甩出去连带着一批跌倒后,顺势跳入了列车内。


“时间到!”然而,列车没有动静。


四周仿佛仅仅是安静了那么一下,丧尸群们又争先恐后地扑上来了。


六、


“为什么?”那一瞬间,周媛有些迷茫,有些不明白。她不知道是哪里出错了,才导致现在这样,他们难道要在这个补给站战斗到死去吗?


“大概是和补给站系统对接的时候,被输入了什么程序,所以列车现在不能自动行驶到目的地了。”孙翔倒是分外冷静,冷静的都不像他平时的性子了,“媛媛,你去驾驶室,把系统问题解决一下,我们把列车开出去。”


然而周媛并没有动,孙翔把一个丧尸解决掉,“啧”一声才有空档看她一眼,却发觉她在出神?这都什么时候了!


“周!媛!你有听清我说的话吗?”说的不行只有靠吼的了,“你快去检查程序,我们得想办法回去!”


“我不要,你去。”虽然回了点神,但是行动依旧带着些许异样的迟缓,她只是凭借着本能的反应在开枪。


“你在说什么?都这个时候了……!”孙翔也很焦急,他不怕牺牲只是不想她也死在这儿。


“所以更应该你去啊!”猛地吼了一声,伴随着他身后两个丧尸轰然倒地的声音,周媛握着枪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这个时候的我……根本不能操作系统啊……”她只能牢牢握着枪,凭借着身体的本能战斗,不断的战斗。只有这样她才能忘记眼前的危险,忘记他们所陷入的那个巨大的阴谋当中,“所以,拜托了。”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再拖下去,他们两个真的要丧命于此了。孙翔在心里努力说服自己,让自己丢下周媛去检查系统程序。他长枪一横,直接戳破了一个丧尸的“心脏”,往车头挪了两步,又停下回头对她说:


“媛媛,别忘了我们还在吵架。”所以,要活下来啊,我还等着要和你道歉的。说完这句,他就义无反顾地冲向驾驶室。


 


驾驶室里的丧尸,在到达补给站后,也基本被他们吸引了出去,剩余的包括跟着他跑进来的,都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下。时间紧迫,他必须立即检查出系统当中的问题,改写程序让列车回到正轨。


“这是什么?”系统进入程序替换进程的时候,本想看一下周媛的情况搭把手的,却突然发现放在驾驶室平台上的一本手账,与他和周媛用的是同一款式,乍一看甚至会以为是他们的手账本。然而在好奇心驱使下翻开的孙翔却发现,这似乎是一本日记。翻阅了两页的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刚感觉到背脊一阵凉,就听见身后“砰”的一声,转过头是一个丧尸应声倒地,而周媛站在它背后举着枪。


“媛媛?外面怎么样了?你没受伤吧?程序我已经……”


“还有多少时间启动?”却突然,她打断了他的话语,让他不由一愣。她从来没有这样打断过他的话,她从小受到的教育和自身的涵养也不允许她做出这样的行为,更何况是面对他。然而即便如此,他还是告诉她:


“三分钟。”


话音刚落,对方丢给他一本他无比熟悉的手账本:


“你带着列车,回组织吧。”


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等等……这是什么意思?你不回去吗?”


“我不能回。”对方语气淡漠,但却斩钉截铁。


“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话未说完,他便看到了缘由。她的脚踝处,异样发黑的伤口,正在缓缓淌着血。和丧尸打了那么久的交道,她或者是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是他们进入【荣耀】,在【轮回】队里上的第一堂课——关于丧尸的一切,其中就包括丧尸造成的伤口和传播的途径。


这天,本是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这样的季节里很难见到的晴天,可是此刻孙翔却觉得,仿佛有千斤重的云层,带着一个宇宙的力量,压在他的心口。


七、


手账本在手里沉甸甸的。


带着曾经仿若戏言般说下的意义,躺在他的手心。那时候的时光,在如今仿佛横在了他们的中间。两个人就保持着这样的位置,这样的动作,看着对方。从前不懂那些酸到掉牙的情话,而现在却真切地感受到什么叫做“一眼万年”。


只是时间不允许。


刚被吸引进来的丧尸大批量涌入,他身后的驾驶程序也发出了完成的提示音。毫不犹豫的,周媛转过头没有再看他,反手就关上了驾驶室不透明的门,随后一个跳跃就跳出了列车。跟着呼啦啦的,跑上了车的丧尸们又随着她出去,留下那一辆已经不会有任何威胁的列车往目的地驶去。


带我走吧。


带着我的灵魂一起回家。


曾经约定好了上战场要同去同归,这次当然也不能例外了。


“我都还没有和你道歉啊……”捏着手账本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他咬了咬牙,“小骗子。”


 


周媛明显感受到身体的沉重,来自脚踝的异样,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毒素正在攀爬着。这种宛若感受着生命一点一滴流逝的滋味,真不好受。


仿佛是想把这种感觉挤兑出脑海,她命令自己沉下心思专心对着那些个自己即将变成的模样。身后突然有丧尸踏着异变的步伐跑来,她刚出手击退身前的,来不及回身做抵挡,眼看着对方就要咬上来,却被长枪刺穿了要害。


“知道背后没长眼睛还把我赶走,就这么急着想变成和他们一样么?”


先是立即回身给了身后补了几枪,继而带着不可置信的语气问:


“孙翔?你怎么回来了?!”


“道歉。”


面对对方突然变得高冷的说话画风,这种简洁类似她哥的腔调她有点适应不过来,只得一边下意识动手,一边愣愣地应着:


“啊?”


孙翔一枪横过,直直刺入对方,随即乜斜了她一眼:


“我们还在吵架,还没听到道歉,还没有原谅,在那之前我不走。”


周媛真的是急得想骂人了,都这个时候了不顾及自己的性命还在谈情爱?他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被列车门夹了还是被丧尸咬了……呸呸呸,周媛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两巴掌——没有最后这个选项。


“行了我向你道歉,我也原谅你了,所以你快点走吧!不要再待在这里做无谓的牺牲了。”然而她还是不能让对方继续留在这里,她是一个一脚已经迈入了地狱的人,但是他还活得好好的,没必要和她一起万劫不复。


“我不走。”但是对方的倔强她也不是第一天领会,知道她这男朋友的性子在有些方面还是挺让人头痛的。


“你走不走?不要逼我动手!”一想到他要陪她一起牺牲,焦急的情绪无处发泄,直接就转化成了怒火。


“就不走,你赶我也不走。”对方依旧固执着。


“你——!”周媛气急也不想管那些个傻愣兮兮的丧尸们了,转头就想给他一肘子把他脑子给戳明白些。这时候,半空中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你俩在这‘千军万马’里居然还能吵起架呢。”


抬眼瞅了瞅,打着自家队伍巨大LOGO的飞行器正悬在上头,门开着,一个人靠在门边正笑着瞅着他们。


“副队……”两人有些无语,异口同声喊着自家的副队长江波涛。正在这时,周媛感受到身后有异样,刚想回身,几声连续的枪响,身后跟着一连串倒地声。随后就看到已然站在孙翔身后,拿着枪的自家哥哥兼队长周泽楷。


想问他们怎么过来了,却发觉半空中悬着的不仅是自家的飞行器,【荣耀】几乎所有有空闲兵力的队伍都派出来了。在他们的扫荡下,补给站很快也就恢复了宁静。


八、


安文逸放下手中的针管,脸上依旧是严肃的神情。他对着孙翔和周泽楷说:


“我们研制出的这个药,最多也只能延缓她的毒素蔓延,但是并不能完全根治。也就是说,她还是会变成丧尸,不过迟早的问题。”


孙翔看着靠在自己怀里刚注射完药物的周媛,神色有些迷茫又有些疯狂:


“真的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么?我们明明知道那些玩意儿是怎么产生的,难道就没有救治的办法了吗?”


“……需要时间。”安文逸只能这么回答他。在场的人都静默了,所有人心里都明白,造成如今这宛若地狱般的景象,到底是什么缘故。但是也都知道,除非有当初参与源头实验的人站出来,否则按照当前的研究进度,距离彻底救治还需要很长一段路走。


周泽楷走到孙翔跟前蹲下,却只是伸手摸了摸正在休息的妹妹的脸颊。被外界誉为横扫战场无敌“双一组合”的他和孙翔,此刻面对着最重要的人却都只能束手无策。面对眼前的三人,大家互相间对视了两眼,正准备悄悄离开给他们留下独处的空间,【兴欣】队的队长苏沐橙却从外面进来打破了这份平静。


“孙翔,这是什么?”但是苏沐橙的神色并不轻松,她拿着一本手账本对着正陷入情绪交织的人问道。


孙翔抬头看了眼那熟悉的本子:


“手账本,不过是我在驾驶室捡到的。”蓦然突然想起自己看到的内容,缓过了神,他看向苏沐橙,“等等,我看过几页里头的内容,那是……!”


“研究日记。”苏沐橙笑了笑,“这是一本参与‘孽镜’计划的核心研究人员之一的记录本,我刚刚翻到了这一页。”她打开到本子中后阶段的一页,摊在了众人眼前,“这是病毒的成分记录以及……对应解读的成分记录。”


众人全都愣住了,仿佛是还没能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喜。倒是周泽楷先反应过来看着孙翔怀里的人:


“所以……”


苏沐橙立即将本子递给了安文逸,他几乎是抢过了本子,留下了一句“我立马去”就跑没影了。大家都被他这一举动给逗笑了,气氛顿时缓和了不少。苏沐橙走到孙翔跟前,矮下身揉了揉还在沉睡的周媛的脑袋:


“我接到媛媛的联络的时候,也非常意外。幸好反应的早通知了组织来接应,不然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注意到旁边两个人的神色,站直后复又补充道,“其实在我们出发前,我接到了叶修的联络。”知道这人对于孙翔而言的不同,如她所料的看见他正对的视线,她说:


“叶修告诉我,他们这次的行动已经抓获了源头的核心人员,就算这次没有因为巧合发现了这个本子,其实媛媛也是有救的。好姑娘,上天总不会对她太残忍的。”


似乎是因为这些情报带来的结果彻底安了心,孙翔紧了紧抱着周媛的手,自言自语般应和道:


“是啊,她那么好……”他怎么就舍得和她置气呢?


如果他们没吵架,如果他们休假的时候就和好,也许他们不会拖到最后一天才踏上回程,也许他们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故,她就不会受伤。


还好,上天没有对她太残忍。


她能好好的,还在他身边真是太好了。他以后再也不会和她置气,再也不会丢下她,再也不会让她一个人,真的……


“……对不起。”


九、


名为“孽镜”的计划,是地下势力十年之久的成果,给这个世界带来了近乎毁灭性的灾难后,终于慢慢平复。随着【荣耀】众人的不断努力,在治疗药物公布以后,一切终于慢慢走向正轨。


“有时候,我会觉得这是一场噩梦。”南山公墓的一座碑前,苏沐橙对叶修说,“尽管哥哥拉着我跑出地铁,想逃离这个世界的画面似乎还发生在昨天,可这么长时间来我每天都在告诉自己让这个‘梦境’结束吧,不要再有更多和我一样‘做噩梦’的人了。”


“知道媛媛受伤的时候,我听到你的消息,本来以为一切已经可以结束了,怎么就还有人要在眼前离开呢?”她笑了笑,“不过幸好,这场梦终于醒了。”


“是啊。”叶修站在她身边,看着碑上的照片,揉了揉身边姑娘的脑袋,“有够久了的,占用了我们不少时间啊。不过不急,未来这么长,也够我们好好过上一辈子了。”


“有你一起吗?”苏沐橙抬头看着他笑盈盈的。


“当然。”


话音刚落,有风吹动着枝头沙沙作响,新叶已经在枝丫上冒了个头。有冬天未被吹落的旧叶,终于不堪这希望之光的沐浴,被风卷到城中旋转两圈,落在了地上。走过的路人,不经意就从它身上踏了过去。踩过它的少女翻看着手上的新本子,向身边的男朋友表达了满意:


“这个好看,这样我就有新本子做手账啦。不过,就买了一本?你不写吗?”


孙翔摇了摇头:


“这事麻烦死了,以前我们有时候会分开,现在反正又不会。你写就好,连我的份一起。”


“那你以后每年挑本子,我就把我们在一起的每天都写下来。”周媛挽住他的手臂,凑到他跟前笑眯眯地说。


“行啊,说好了,每一天……”我们都要在一起。


少年顺势凑上前亲吻了少女,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带着凌乱的背景。这天天气正好,全新的日子,就要从这里开始了。

© 韩雪临Yuki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