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mile encouraged いつも勇気くれた』
(❁´⌔`❁)/~感谢关注♡沉迷舞台,爱好摸鱼,不定期失踪❀孙翔相关内容均在@阿翔翔翔我的嫁

【李泽言生贺】Le meilleur cadeau

♥ 一份迟到了的生贺,这位李太太已经自觉的去被窝里给李先生道歉了。

♥ 部分需要提前说明的设定:

  1. 双方已交往;

  2. 已完成普通线第十章剧情——即李泽言知道悠然的身份;

  3. 部分引用游戏内“李泽言生日副本”相关剧情(包括副本剧情、约会剧情、城市漫步剧情等内容)

♥ 本篇内采用官方设定名字“悠然”。

♥ 法语来自百度翻译,如有运用错误欢迎指出。

♥ 29岁的李先生,我让你亲到妹子了哦~生日快乐!


一、

安娜姐给我看财务部这次提交的“客户合作商礼物预算”的时候,我已经把那个早就在台历上圈出来的日子暂时抛在脑后了。

元旦刚过,年关将至,同恋与卫视有着密不可分的合作关系的我们,忙碌着进行各项节目以及活动的策划。所以当那笔惊人的预算提醒我在年关以前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的时候,几乎条件反射的脑海里立即出现了一堆花式庆生方案——当然随即都被我自己否定了。

“悠然,你知道李总喜欢什么吗?”安娜姐这么问我,然而我的内心非常惆怅。我要知道的话,早在打算给他过生日的时候就准备好了。何况我都已经同身为李泽言助理的魏谦旁敲侧击了一番,然而连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还告诉我说他家总裁并不喜欢过生日。我更是回忆了一下李泽言之前送我的东西,然而总结起来也没有一个答案靠谱。尽管我现在是李泽言的正牌女友,却因为这样我才惆怅的不行——连个问的人都没有,我总不能去问本人打草惊蛇啊!

不过虽然礼物没头绪,庆生的策划和准备倒是可以进行了。除了我个人横竖还有华墨文化的一份心意在里头,于公于私都要顾全。

“这样吧,咱们这边就请他吃顿饭,蛋糕我来准备,大家个人如果有想送礼的自由发挥,怎么样?”

安娜姐点点头:

“那地点选在哪儿?”

“就在souvenir吧,他自己的地方最合他口味,我们要做布置什么的也比较方便。这事我会和蔡老先生沟通的,你们就分配下去做好自己的准备工作吧。”

然而这么拍板了以后,我就觉得哪里不大对了。李泽言不仅是souvenir的老板,他还是唯一的厨师……说什么“合他口味”,他自己做给自己吃的东西能不合口味吗!可我们要给他过生日,显然不可能让他自己下厨啊。扶着自己的额头一阵心累,明明事情有了进展,我怎么感觉自己更惆怅了呢。算了,也许自己做的食物,还能有“女友加成”——可能。

二、

华墨文化传播最近很忙。

这是李泽言依据自己的现实感受给予自己的反馈。

虽然到了年底大家都很忙,年终收尾的事情一堆,华锐这么大一个集团更是如此。而且国外已经结束了新年假,与国外合作的一些商谈项目又挤在国内年底的时间开始。

但即便如此,也不至于腾不出时间同自己见一见?哪怕双方都加班,他送她下班回家也行啊,这一路上少说也有个几十分钟说说话的时候吧。

他看着文件的注意力有点分散,想到了这茬就感觉有点停不下来,突然很想打电话问问她现在在做什么。然而想法还没有付诸于实施,魏谦就敲门进来,递给他一些整理好的合作案,另外通知他中午有一个合作商高层的饭局请他出席。

好吧,想法落空了。

从前没发现,现在觉得牵挂这种东西真是随着时间的积累愈来愈重,迟早有一天心脏要挂不住。偏生他的evol对自己无效,不能停止这玩意的不断堆积。

 

作为他的牵挂对象——我,此时此刻正借着午休的名义,跑去了恋与餐厅。餐厅的内部有一个很棒的甜点定制小店,这里也可以预定生日蛋糕。我坐在一边,翻看着他们的品种册子,突然看到可以提供自制蛋糕的服务,我立即询问了店员。

“嗯是的,您可以自己亲手制作,材料用具我们都会提供,也会提供指导的。”自制蛋糕的意义总归有所不同,除了食物本身,还掺杂了制作人的心意。这是我们交往以来给他过的第一个生日,不管怎么样还是想让它变得更有意义一些。虽然我制作的手艺肯定是比不上他本人的,但是我想这份心意也能让这个蛋糕变得与众不同吧。

仔细考虑了一番,我就和店员提出了要预约制作生日蛋糕,时间就定在李泽言生日的前一天下午,这样不会太赶也不会太早。

拿了预约凭证以后,回过身刚打算离开,迎面走来的就是一个熟悉的人。我条件反射的想把预约凭证塞进口袋,对方却已经到我边上看到了凭证上的字:

“你要自己做蛋糕?”

这种仿佛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我努力平息自己的紧张,回答:

“嗯,是啊。想试一试,年底了做一块犒劳一下公司的同事们。”

李泽言轻笑了一下:

“我想他们更愿意你给他们发红包‘犒劳’,而不是你这个……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吃的蛋糕。”显然他是不会相信我这个说辞的!算了话都说出口了,我又不能从他记忆里撤回,爱信不信。

“大不了我自己吃,最近工作这么忙,我也要犒劳自己。”最近是很忙啊,正常的工作要进行,庆生的准备要进行。后者还得要想法子瞒着眼前这位寿星大人,幸好最近他也忙,基本没时间去souvenir,这才使得我们的进展还算顺利。

“是忙,你忙的连见你男朋友一面的时间都没有了,但是有时间预约自制蛋糕犒劳自己。嗯?制作人小姐。”

我的内心已经在抓狂了,感觉就差一点我就要全盘托出了——但是不行,这时候绝对不能说!他肯定是不相信我的说辞,就是想让我道出真相的。我偏不!

“那我这不是见到男朋友了吗?”笑眯眯地看着他,“所以男朋友,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本以为这种级别的转移话题并不会让他上当,但他却相当配合的说下去了:

“嗯,中午有个合作商的饭局。你快去吃饭,然后早点回公司休息一下。”

既然他这么配合,那我也就乖乖点点头,也不忘提醒这位“拼命”先生:

“你也是,中午一定要腾出时间休息一会儿!”

他摸了摸我的脑袋:

“好。”

三、

时间越来越近了,虽然准备的还算充分,但是我还是有点紧张。

12日早上和恋与卫视确认完手头上节目的细则以后,就把整个方案落实到下面去。开完会讲完分工和注意事项,让各环节负责的同事去跟进项目以后,我就直接开溜了。

说起来在整个准备期里,明明和李泽言都没有正式的见面约会,结果偶然遇见倒是多了不少。好几次借着休息的空闲去采购装饰物的时候,都能巧遇出来办事或者变相休息的他。从前也没有这个频率啊,难道是在一起以后,缘分越来越深了?要不是我俩在交往,这种类似于抓包的现场,搁从前我怕是会当成“孽缘”了。

思及此处,我不由得朝周围看了看。别是今天出来做蛋糕,又会碰见吧?感觉自己非常的鬼鬼祟祟,四处瞅了一圈确定没有那个熟悉的人影以后,这才跑进餐厅做蛋糕——事后想起来真是丢人,好在这个时间点附近没有多少人。

今天要做的蛋糕的样式,在上次预约的时候就和店员确定好了。圆形的底胚,淡淡的白色动物奶油打底,辅以红色作为点缀。红色的珍珠糖镶了一圈,小嘴的裱花袋在周边裱出贝壳边,新鲜的牛奶草莓作为装饰的水果,最后插上特别定制的生贺牌,在空白处写上李泽言的名字,就搞定了。

看着自己的成品,感觉第一次做出来的样子也没有那么糟糕嘛。心里有些窃喜的同时,目光落在了那个生贺牌上。这是之前就在网上定制的一个生贺牌。先是挑了我拉着李泽言拍的一些照片,找了人帮忙画成了很可爱的图。而后找到了定制的店家,委托定制成可以插在蛋糕上的生贺牌,看着非常的可爱。作为底图的爱心把我们两个圈在了当中,瞅着瞅着我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脸。

早些时候工作上很坎坷,遇到了很多危机。那时候他对我很严苛,工作的艰辛加上他的苛刻,让我在很长时间里由于背负着的压力对他都没有什么好脸色。那时候的我一定想不到,现在的我在想起他的时候,会感到非常开心,还带有一点点害羞。

不知道他明天看到这个蛋糕会是什么反应,有点期待又有点紧张。虽然我家这位先生,有时候说起话很不留情面,有时候因为不会表达故而借着其它言辞自我掩饰,可我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想说什么,那些言语的背后藏着很多的关心和真情实意。所以……再不济也就是说些:

“这种看上去就不大能吃的蛋糕,也就我能接受了。”

或者:

“没颜值没口感手艺欠火候,不过第一次做还可以。”

这样的吧?

正给自己做点心理暗示,预见一下最糟糕的可能。突然想到最糟糕的时候其实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的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他要还和以前一样嫌弃我,我就……我就不理他三分钟!

做好决定后,我就小心翼翼地把蛋糕装好拎去了souvenir。Souvenir里已经准备就绪,花束、彩灯、彩带……梦里描绘了无数次的场景,明天就要来了!

四、

坐在souvenir里的大家大眼瞪小眼,眼看着时间越来越近了,同事们都有些着急。我虽然也着急,但是相信他不会放我鸽子的。

顾梦和悦悦在边上劝我给李泽言打个电话提醒一下,我掏出手机先看了看时间,心里暗暗决定,要是到了时间点他还不出现我就给他打电话了!

不过李先生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恰好钟声响起的时候,我转过身看到他打开了门,先是随意打量了一下屋内的布置,然后看向我:

“胆子越来越大了。”

我吐了吐舌头:

“我认为我有对这里的合理使用权。”

他笑了笑:

“那你努力一下,变成‘合法使用权’吧。”

咦?我眨了眨眼,总觉得这句话里有什么不得了的深意。没来得及细想,他就走进去随手捏了一条彩灯:

“这就是你和我说的惊喜?”我还在思绪中就随口应了一下,随即听到他问,“为什么想给我过生日?”

“啊?”我回过神,“这哪有为什么啊,过生日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更何况啊,亲爱的李先生……”我凑到他跟前,抬起头看着他,“仪式感能让人感觉生活更美好更幸福,我希望这样的感觉能充斥在我们以后的生活里。所以作为我们交往以来,我陪你的第一个生日,当然要好好过一下了!”

我很认真地解说着,他也很认真地听着。我们互相看着对方,那些精心布置的装饰都慢慢在视线里虚化成了背景,唯有眼前这个人是这样的突出显眼。本来在同一空间里的同事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撤出了屋子了,整个souvenir就只剩下我们两个连带着一房间的温馨气氛。

“既然如此,那我的生日礼物呢?”

话锋突然一转,我愣了愣才反应过来,立即跑进厨房把准备好的生日蛋糕给他推了出来。上面已经燃起了蜡烛,小小的烛火轻微地跳动着,承载着那份属于寿星的祝福。

我拉了拉他的袖子催促着:

“快点许愿吧!”瞧着他预备开口仿佛是要拒绝的样子,我立即截住他的话头,“哎不许拒绝啊,这是必须要有的仪式过程!愿一定要许,蛋糕一定要吃!”

“我没有拒绝。”他看了看那个似乎快要烧至半截的蜡烛,悄悄运起了evol,“只是我不大懂这个,既然你在行你帮我许愿吧。”

还有代许愿这样的?我有点懵,但是想了想以我们现在的关系,应该这样问题也不大吧?怕蜡烛快烧完了,我立即双手合十闭上眼睛,把我心里那些想给予的祝福都变成愿望,不管这样会不会太贪心了。

边许愿边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思绪刚转完一圈就听见李泽言在问:

“许了什么?”

也许是投入得有点久,还没有拐过弯来,下意识地就回答他:

“许了好多……哎等等!”猛地睁开眼睛,“我不能告诉你,说了就不灵验了!”

他全然没有刚是打算套话的自觉,假装自己浑然不知一副才明白过来的模样:

“哦,还有这种说法。”仿佛是察觉到了我不信任的目光,他坦然自若地转移话题,“要不要切蛋糕?”

嗯,那还是切蛋糕比较重要。我立马跑去给他拿小刀,迫不及待想他告诉我这个蛋糕做得怎么样了。

五、

李泽言在我的灼灼目光下,舀了一勺子蛋糕入口。没等他吞咽我就急急忙忙问:

“怎么样怎么样?”

他抿了抿嘴:

“糖稍微有点多,打泡的程度还不够,有点没发透。不过……还是挺不错的。”比我想象中的评价要高,心中一阵雀跃。还没等我多高兴一会儿,他吞下了第二口蛋糕继续说,“之后还是我教你,店里太差。”

我托腮看着他:

“总裁大人事务繁忙,有时间教我吗?”

他塞过来一颗草莓反问:

“得看制作人小姐腾不腾得出空了。”

我假装很为难:

“可是今年李先生的生日已经过了啊,那我学做蛋糕拿来犒劳同事?”

“你可以今年学好了,明年做给我吃。”

总裁大人真是深思熟虑,这就连明年的份都一起考虑好了!不过一想到今年没能给他准备一份好的生日礼物,心里还是有点遗憾。算是默认了他这个安排,坐到他边上:

“好吧,看在我今年都没有好好送礼的份上,我一定好好努力明年给你做个更好吃的蛋糕!”

“没有好好送礼?”他突然重复了一下我的话,转过头来看我。我有点不明所以,只当是他忘了这茬,有点不好意思解释道:

“那个,因为实在不知道你缺什么,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就只做了这个蛋糕,而且也没有做得特别好……”这么一想开始还信誓旦旦说要给人好好过一个生日的,到头来礼物也没有,原先安排好的过程也没有,连蛋糕也是勉勉强强的——算起来还是挺糟糕的一次生日吧。

我自顾自想着,没有注意到李泽言的靠近,直到他捧起我的脸让我看向他,看着他认真看着我、认真地说:

“我收到了。”

“啊?”我没反应过来,只傻傻地看着他。

Lemeilleur cadeau.”他嘴里突然蹦出了一句法语,然而我现在因为我们的距离脑子一片混乱,根本无法从当时恶补的法语里头去揪出这句话的意思。

“是你。”他说完这两个字后,接踵而至的是嘴唇上的触感。我下意识闭上了眼,感受着跟前的人带来的悸动。从小心的试探、触碰,到之后的缠绕、交换。一种情愫,在我们之间萦绕升温。

迷迷糊糊之间,我微微睁开眼,温暖的光芒自上而下倾泻,浪漫的仿若童话里的暖阳。就在那一刹那我突然想到了那句话的意思:

我收到了,

最好的礼物,

是你。

 

PS:被李泽言亲吻过后,我真的意识到蛋糕里的糖放多了,好腻。

评论
热度(7)

© 韩雪临Yuki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