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mile encouraged いつも勇気くれた』
(❁´⌔`❁)/~感谢关注♡沉迷舞台,爱好摸鱼,不定期失踪❀孙翔相关内容均在@阿翔翔翔我的嫁

找到一个颗蛋

*(可能是流于表面的)HP paro,部分内容为私设。

*后续在 @阿翔翔翔我的嫁 上的《斯莱特林的龙》(写好了会贴上链接)

*总结起来就是用了几个小时产生了一个“爱情结晶”。

*还总结起来就是,一个拉文克劳见证了一个赫奇帕奇和一个格兰芬多的爱情,然后他们的“爱情结晶”跟着斯莱特林的跑了。

*并没有很明显的恋爱前后界线——就是一见钟情吧。


One.

苏沐橙在属于赫奇帕奇的教室里,听着这位高了两年级的学长给他们讲解神奇动物的演变历史的时候,她那同样高了两个年级的哥哥正在图书馆里兴奋地记录着刚找到的资料。于是当苏沐橙下了课去到图书馆,就看到她的哥哥高兴地险些要在图书馆里大呼“感谢梅林”了。

“……你到底找到了什么啊这么开心?”苏沐橙走到他边上放下上课的书与笔记本,坐下来就顺手抄过他的笔记翻着。

“橙橙你下课啦,我和你说啊,我研究了那么久的课题,终于有进展了!”苏沐秋也没有拦着她看笔记的动作,开始拽着妹妹想说自己的发现了。然而环顾四周,有太多的学生在,并且环境不方便他尽兴叙述,于是就迅速收拾东西替妹妹拿着书拽着她就出去了。在路上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和她说明,“根据我的研究,霍格沃茨里有一条密道可以通往‘龙的村庄’,如果能够得到‘龙的许可’或者见证‘龙的出生’,巫师就可以和龙签下契约!”

“这你说过了,当初拉着我去选修赫奇帕奇的课不就是为了想要证实这个传说的真实性吗?托你的福,整个格兰芬多只有我们兄妹俩选了这个课,我都还在头疼这门课的年终论文呢。”苏沐橙边走边又翻起了记录,“然后呢?你现在证实完了这个论点?”

“上个月教授上课的时候,透露了在神奇动物发展史的研究上,有一位非常著名的巫师,这个巫师曾经与龙有过接触,并且在他的著作里有相关的内容记载。我就去问了教授这个巫师的名字和书籍,然后终于让我找到了,我决定找一个机会去现场验证!”苏沐秋帮她翻到了笔记的末端,给她看自己整理出来的路线和情况。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带我一起。”苏沐橙很迅速地看完,然后看向自己的哥哥。

“不行。”苏沐秋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为什么?”苏沐橙不乐意了,停住了刚迈下楼梯的步伐,就站在楼梯口自下而上仰视着他,“你告诉我不就是要带着我一起吗?”

“橙橙,这个过程可能很危险!而且……”说着苏沐秋环顾四周,见学生们都来去匆匆,没人留意他们俩,但还是压低了声音凑近她说,“我得找个周末偷偷溜出去,带你出去说不准会连累你。再说我们两个格兰芬多一起跑出去,是想学院的分被扣死么?”

“那你遇到危险怎么办?”苏沐橙还是有点不高兴。

“橙橙。”苏沐秋缓慢而又郑重地喊着她的名字,“我可是格兰芬多本届最优秀的学生,不过是做个实地验证而已,不会有事的。”

“做什么实地验证啊?”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吓得苏沐秋差点脚一滑跌下楼梯——虽然才多站了一阶而已。苏沐秋一回头,看到来者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没好气地锤了对方一肩膀,“叶修你突然从别人背后出现,吓唬谁呢!”

“这可不就是吓唬你么,又没做坏事,你心虚啥啊。”说着搭着苏沐秋的肩同下一阶梯的苏沐橙晃晃手,“嗨,沐橙,今天的问题回答得很好。”

“谢谢。”苏沐橙优雅地冲着这位学长点了点头。

“你们认识?”苏沐秋没明白一个格兰芬多的四年级生是怎么和赫奇帕奇的六年级生认识的。

“教授找我代沐橙他们的课。”叶修言简意赅。

因为是同一门课,苏沐秋自然知道教授有事请假了,但是他没明白:

“为什么是找你代课?明明我才是这门课的最高分!”

“然而对于你而言是选修,对我们而言是必修,四年级的赫奇帕奇们需要一些必修课知识的补充。”说着叶修推着苏沐秋往下走,“走,我们去大厅吃饭,顺便请苏沐秋先生给分享一下‘实地验证’的事。”

“不好意思,无可奉告。”

Two.

拉文克劳的楚云秀来找苏沐橙一起去过霍格莫德周末的时候,她正在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里思考人生。

苏沐秋虽然嘴上表示不说,但是心里还是很想和亲近的人分享他的重大发现的。显然被他认可的朋友叶修,也属于这个范围。然而那天苏沐橙还在和苏沐秋置气,于是就由着他俩窝去有求必应屋讲秘密,自己跑去图书馆找魔药课的资料了。明年她就五年级了,她可不想O.W.Ls的魔药课成绩太难看,毕竟这门课的教授非常的严格。

结果没有想到隔天教授还是把课丢给叶修去上了,然后叶修下了课就喊住她问:

“这周的霍格莫德周末,你去吗?”

想到好友楚云秀之前就和她念叨的事,苏沐橙点点头:

“去啊,怎么了?”原来猜想是不是叶修要叫自己给他带什么东西,结果发现并不是她想的那样。

“我也要去。等到了霍格莫德以后,你到一家叫做‘以叶障目’的眼镜店,告诉那个老板‘我需要一叶知秋’就行了。”身后似乎是赫奇帕奇的学生在喊他,他匆忙应了一声又回过头叮嘱,“记着了啊,到时候我就在那边等你。”

所以这位学长到底是要找她去干嘛的啊?直到走出了霍格沃茨,苏沐橙还在思考这个严肃的问题,就这么赴约总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

“怎么了沐沐?出来到现在你一直心不在焉的。”楚云秀打算大逛特逛了,结果发现好友的情绪似乎并没有那么高涨。

“可能是没睡好吧,最近有一门选修课的论文折腾死我了。”随便搪塞了一个借口,为了显得真实还打了个哈欠。

楚云秀看着她的模样直摇头:

“哥哥是个学霸也就算了,连带着妹妹对自己要求都这么高,只是一个选修课的论文也犯得着这么拼命。”她想了想还是和苏沐橙说,“要不然你去‘胡子的橙子林’坐一会儿吧?你不是最喜欢他们的橙汁吗?等会儿要回去了我来找你,现在我去找小戴她们逛街。”

苏沐橙觉得很是抱歉:

“对不起啊,要扫你的兴了。”

“没事!我一个人都可以逛得很开心的,你还是身体要紧先去休息吧,有什么要带的吗?”

“‘三口飞天’那家铺子里有麻瓜的山楂果,我想买一袋那个,你方便的话帮我带一下?”

“没问题,正好我也要去那家,我喜欢他们的零食!”说完楚云秀就去找戴妍琦她们逛街去了。苏沐橙看她跑远了,转身朝向了身边挂着“以叶障目”牌子的店铺,毫不犹豫地就进去了。

店里的陈列很整洁,店面也很大,某种程度上更像麻瓜的店铺,如果不是有那些四处飞舞着的树叶以及会动的广告画的话,苏沐橙几乎要以为自己穿去了麻瓜的世界。

“嘿,美丽的小姐,请问你需要点什么?”背后突然传来了声响,吓了沐橙一跳,她赶紧转身,看见一个穿着白衬衫背带裤、打着小领结、戴着单边镜的小老头对着她温和地笑,“眼镜?望远镜?占星镜?您要什么,我们这儿都有。”

“呃……”苏沐橙想了想叶修说的话,“我要一叶知秋。”

小老头似乎是愣了愣,回过神来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她,若有所思。苏沐橙被盯得不自在,正当她想转身就走的时候,小老头对她说:

“请跟我来吧,美丽的小姐。”

小老头带着她走进内室,这里似乎是店铺的一个加工修理场所,两边的架子上满是半成品和工具,桌上乱糟糟的,和外面很不一样。在这个房间里,还有一个壁炉。小老头让她站进壁炉,递给她一个袋子,示意她抓一把。

“飞路粉?我得去哪儿?”苏沐橙感受着手心里的触感,有些不知所措,她从没有在这种情况下使用过飞路系统。

“请大胆扔下粉,小姐,这个壁炉只通向一个地方。”说完,店门的铃铛响起——有客人来了,小老头便走出去迎客。苏沐橙来不及想那么多,干脆地丢下那把飞路粉,然后就消失了。

Three.

对应的壁炉所在的地方很是漂亮,虽然尽可能打造得含蓄,仍然能看出这里的主人是多么的华贵。

苏沐橙走出壁炉,给自己施了一个清洁咒,那种粉沾在身上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而后她开始四处张望,叶修既然叫她到这里来,总不至于自己不出现吧?

这时候从楼上下来一个人,穿着很漂亮讲究的礼服,仿佛是要外出的样子,见着她有些惊讶:

“一位美丽的小姐,您从哪来?到这里是做什么?”

他很像叶修,沐橙心里想着,但是他不是叶修。这份待人的礼节和优雅的动作,显然是长期浸泡在社交场合里并作为家族继承人出席才会养成的。估摸了一下眼前人的身份,苏沐橙大胆猜测:

“你是叶修的弟弟?”

来者听到这个名字似乎有些不高兴:

“你认识我那混蛋哥哥?你是来找他的?”

“喂喂,叶秋,别和沐橙乱说我的坏话。”大约是听到了声音,叶修从楼下的一个房间里走出来。

“那都是事实。”叫做叶秋的从楼上下来,依旧和自己的哥哥拌嘴。叶修也懒得辩驳,干脆赶人:

“行了你不是要去参加晚宴吗,快走吧。”叶秋一听这话,顿住了脚,没好气地回过头白了他一眼:

“也不想想这事儿是因为谁才落到我身上的。”说罢就走出门幻影移形走了,叶修则是没有所谓地耸耸肩,而后对着苏沐橙说:

“我们也走吧。”

“啊?去哪儿?”事实上苏沐橙到现在还是懵的,她完全不知道叶修喊她到这儿来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们去‘实地验证’啊。”拉着苏沐橙出了门,随即带着她幻影移形到了附近的一个树林边上。

“这里是……?”一个答案其实已经到苏沐橙嘴边了,但是她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打量着四周。

“‘龙的村庄’。”叶修想了想又补充给她解释,“不过这只是你哥这么叫它的,或者说他找到的资料里是这么叫他的。实际上我们这儿都称它为‘埋骨之地’,传言进了这个森林的都没有活着出来的。”

苏沐橙发现她居然没有一点感到害怕,却还是问他:

“那你还带我来这儿?”

“那都是传言嘛,到底怎么样还得看了才知道不是?何况我小时候来过……”叶修毫无顾忌地掏出魔杖,而苏沐橙立即抓住了重点:

“你小时候来过?”

“是啊,不过没走远,经常跑这里来玩。又安静,时不时还能见到一些神奇动物——所以我可能是个天生的赫奇帕奇。”苏沐橙跟着他往里走,听到这里忍不住笑出声,然而一转念头又想起一件事:

“可是,哥哥不是说他今天要从霍格沃茨的密道来这里吗?万一碰上了怎么办?”苏沐秋可是不准她到这里来的,要是被发现她可就惨了。

“不会的,他过不来。”叶修很淡定,举着发光的魔杖指引着前进的路。

“为什么?那个密道不能使用吗?”苏沐橙猜想着,没想到还真中了!叶修给予了她肯定的回复:

“那个密道其实是战争时期我们家修起来通往霍格沃茨的,所以并没有直接到这里来。我刚回家的时候,顺手把它给封了,所以他过不来。”说得似乎非常理所当然,但是苏沐橙几乎可以看到苏沐秋发现这个事实以后,是多么的爆炸。尽管联系了之前他不让自己一同去这件事后,沐橙还是有些开心的。叶修注意到她慢下的脚步,直接挪回来侧过身拉着她的手就往前走,“拜托大小姐,我们没有时间耗,赶紧去找,还得赶上回校时间。”

苏沐橙这才回过神,他们俩是借着霍格莫德周末这个时机溜过来的,动作是要抓紧了。

Four.

埋骨之地其实归根结底也就是一片黑森林,在黑森林的尽头有一座山,山里有一个山洞。龙喜洞居,根据苏沐秋找到的资料,如今在这座山洞里应当还有龙。

然而一路走来,关于龙生存在这里的痕迹,叶修和苏沐橙是一点都没找到,倒是有不少的神奇动物在这里蹦跶着窜来窜去的。叶修施了一个小小的驱赶咒赶走了它们,和苏沐橙吐槽:

“教授要是来这儿上课,估计得高兴疯了,满地都是活的样本。”

苏沐橙笑嘻嘻:

“下次他要是上课再和你们埋怨缺少样本,你就给他推荐这里好啦。”叶修听完赶紧否决:

“算了,让他带着样本上课那才是灾难……你看前面那个就是山洞。”

苏沐橙顺着他指引的方向看过去,在魔杖的光下只能瞧见是个幽深的洞穴,看不出来里面有生命生存的模样:

“这个洞似乎很深。”

“嗯,龙喜欢住得深。”叶修举起魔棒打量了一下洞口周边,“但是很明显,这里已经很久没有大型生物进出过了,龙不可能不进食——除非还有另一个供它飞出来的出口。”

“那这里有吗?”苏沐橙看向他问道,叶修摇了摇头:

“山的另外一头就是村庄,我想是不会有了。龙不喜欢人类,很有可能已经迁走。不过也不一定,毕竟当初发生了战争,谁知道有过什么。”说完,他抬起脚就往里头走去。

“传说战争时期,有巫师驾驭了龙参战?”苏沐橙一边小心翼翼注意着脚下路况,一边询问。

“嗯,是有。不过那也谈不上什么好事吧,毕竟龙可不好驾驭,它们非常骄傲。尤其是成年的龙想要再驯化,那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它非常认同你,愿意与你缔结契约。要知道,龙是富有又强大的生物,它不在乎那点钱也看不上那点力量。”叶修施着咒语,将洞内栖息着的一些神奇动物驱赶开,并调整了一些植物的枝条生长方向,免得它们碰到沐橙,“你看,有这么多其它物种在这里,我是真的觉得不会有龙了,亏你哥还心心念念——回头他应该要感谢我们替他跑了这一趟。”

“我想他只会气愤你做了这些事……”话没说完,注意到叶修挑了眉头笑着看向自己,苏沐橙只好点点头,“当然我也参与其中。不过我想知道的是,真的有巫师驯化了龙吗?”

“成年的没有,幼龙倒是有的,就是苏沐秋找的那本资料的巫师,他就是和幼龙缔结契约。而且这龙很大方,说是只要这位巫师的后代有驭龙天赋的,自己的子孙必须与其签订契约。”苏沐橙听了这话总觉得哪里感觉怪怪的:

“我怎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你没感觉错,很聪明,这里是有空子钻的。龙其实是在说,人得它们挑,所以要是龙看不上一样没什么用,只不过多了个相同条件下的优先权而已。”叶修解释完,又突然记起一个事实,“不过我还真不记得这个巫师到底是谁,他的家族现在有没有传承下来,还挺好奇他们家后来到底有没有再和龙缔结契约了。”

“我看过哥哥的笔记,好像是姓‘周’,不过他似乎除了这一个贡献以外其它的没有什么伟大的功绩了。”苏沐橙这么说着,走在前面的叶修突然停下了脚步,吓得她没来得及跟上节奏,直接撞上了人后背,“啊抱歉——你怎么突然停下了?”

“没路了。”叶修侧开身,又举高了点魔杖,好让沐橙可以看到眼前的情况。

“啊?这就没路了?可是一路上我们既没有看到龙的财富,也没有看到龙的生活痕迹啊……这真的不是哥哥他搞错了吗?”苏沐橙开始怀疑她和叶修特意跑的这一趟,到底值不值得了。

叶修来回摸着下巴打量思索着:

“龙喜居深,从我们刚才进来到现在也没有走多少路,会不会是把真正的洞穴挖在……”

“叶修。”他没有说完便被苏沐橙有些僵硬的话打断了,她不是那种会打断别人说话的姑娘,因此叶修有些好奇地转过身想问她怎么了,结果就看到她以一个扭曲的姿势站在那里,“我好像……踩到什么了……”随即伴随着她因为突然失重的尖叫,苏沐橙站着的地方立即塌陷下去,她整个人往下掉落。叶修见状,赶紧跟着跳下去,在拉过苏沐橙护在怀里的时候,及时施了一个缓缓落地咒。

而后,他俩安稳地落在了一个灯火通明、金碧辉煌的底下洞穴内。

“我想,这应该就是龙,真正的洞穴了。”叶修如是说。

Five.

然而约摸一个小时后,两个人在一堆珠宝旁边坐下,背靠背瘫着。

“结果在这里都绕了一大圈了,也没有看到龙,连颗龙蛋也没有!”苏沐橙连用眼睛瞟周围的珍珠钻石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说在这里用飞来咒有用么?”叶修都这个时候了也不忘走一走不寻常路,他也不等沐橙回答,捏着魔杖就是一句,“龙飞来!”

一片寂静,一颗金币滑落的碰撞声都没有。

叶修依旧不死心,又做了一个尝试:

“龙蛋飞来!”还是……不对,有反应!

不知道是哪一座金币山里,发出了一阵响声,似乎是有什么妄图从金币山里头飞出来,在拼命地钻,拼命地抖落身上的金币。然后,就听到一阵“嗖”地破空声,一颗夹杂着灰色斑点的蛋就飞扑到苏沐橙手里了。

叶修拿着魔杖指着龙蛋:

“你这个小家伙,我施的‘飞来咒’,你往沐橙怀里滚是怎么回事?”龙蛋仿佛能听懂他在说什么,转了小半个圈,就往沐橙身上靠,仿佛是横竖不想理叶修。

苏沐橙却毫不在意,抱着龙蛋打量着,眼中满是惊喜的光芒:

“还真的有龙蛋!不知道会孵出一头怎么样的龙来呢!”说着腾出一只手戳戳蛋,“哎,你跑我这儿来,是因为认同我吗?等你出来了,签个契约呗?”然而龙蛋却左右晃了两下,似乎是在否定这件事。大费周章找来的龙蛋居然还搞小脾气?苏沐橙笑了笑,表情可以算得上是非常温和,然而语气却是十足的威胁,“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把你继续丢在这儿了。”

这颗龙蛋很有可能是以前生活在这儿的龙的遗留,龙的寿命长,龙蛋可以经历的孵化时间也长。它还可以自行孵化,但是花费的时间会比母体孵化多上许多倍。这应该是一颗自行孵化的龙蛋,只是它的龙识已经打开了,所以还可以和蛋壳外的他们交流——不过这也说明了,它离破壳出蛋的日子不远了。

本来以为威胁会有几分用,可这颗蛋完全不吃这套,在苏沐橙手上蹦了蹦,大有她不带它走它也无所谓,它可以滚回去继续呆在这。苏沐橙没有办法,只好求助地看向叶修,叶修却也只是耸了耸肩:

“如果你想带它走就带它走吧,不想就留它在这儿,对我们来说这一趟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是啊,他们一开始只是为了来实地验证一下是不是有龙存在,现在龙蛋已经出现在眼前了,苏沐秋的研究也得到了证实。但是龙蛋已经在手,让她再把它丢下好像有点难。苏沐橙思量了一下,还是说:

“那就带走吧,也许拿去给哥哥,他还能不那么生气。”

叶修反正无所谓,她说什么都是好。于是打定了注意的他们,就从这里出去了。现在幻影移形去霍格莫德,还能有点时间去喝杯果汁,休息一下再回学校。苏沐橙把龙蛋装进了她之前从哥哥那儿蹭来的、施了无痕伸长咒的小袋子——毕竟总不能抱着回去,太显眼了——然后就拉着叶修的手,幻影移形去了霍格莫德。

Six.

楚云秀和戴妍琦一行人到“胡子的橙子林”的时候,苏沐橙正和叶修坐在一块儿聊得很是开心。看着好友眼神里闪着的光芒,突然很想知道苏沐橙那个妹控到甚至都不待见自己和她玩一块儿的哥哥,看到这个场景会是个什么光景。于是就没忍住开口调侃:

“瞧瞧,我这才离开了多少时间,格兰芬多的小女神就被赫奇帕奇的优等生给拐走了啊。”

这个时间点,店里也都是霍格沃茨的学生,他们早就注意到了这两个人的不寻常,经由楚云秀这么戳破,都忍不出笑了起来。有赫奇帕奇的学生凑热闹:

“怪不得叶学长到了六年级了都没有接受一个女生的表白,原来是心思早就存在这儿了啊。”

格兰芬多的男生们痛心疾首:

“我们学院的小女神,怎么就被赫奇帕奇的家伙拐走了呢?”

赫奇帕奇的男生们不甘示弱:

“说明了我们赫奇帕奇的男生有魅力啊,怎么样姑娘们,不多考虑一下我们吗?”

边上坐着的斯莱特林的女生丝毫不给面子:

“拉倒吧,你们又不是叶修。”

顿时周围一阵哄笑。苏沐橙完全没有在意成为话题中心这件事,走到了楚云秀面前只笑眯眯地要了山楂果,而后第一件事就是捧给叶修:

“我刚和你说的就是这个,很好吃的你尝尝!”

叶修也不矫情,大大方方伸手捏了一颗丢进嘴里:

“嗯,味道很不错,现在还有时间你要不要多买点带回去?”

“别了吧?吃太多也不好……”苏沐橙嘴上说着不吃,脚上还是很实诚地往“三口飞天”铺子的方向去,顺便不忘给叶修继续安利,“其实这家还有很多零食很不错的,譬如‘发声瓜子’,那个好可爱,就是吃起来太吵了……”

楚云秀看着他俩目中无人的模样,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冲着苏沐橙喊了一句:

“大小姐,你记得给我山楂果的钱啊!那个得好几个金加隆呢!”

苏沐橙冲着她挥挥手:

“回去给你!”

行吧,楚云秀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她回去就找苏沐秋和他说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虽然就算她不说,估计回去霍格沃茨也得传遍了。

而那头,苏沐橙拉着叶修问他:

“你确定这里有龙喜欢的食物吗?”

“放心肯定有,不过时间紧迫我们可能只来得及准备一点它的幼年吃食。”说着叶修拐进一家偏僻且不起眼的店里,熟络地和老板沟通起所需物品来。

然而叶修和苏沐橙都没有想到的是,等这龙破壳出蛋以后,就跟着别人跑了。还是卷着他们给它准备的食物,一起跑了。


-END-

评论(10)
热度(98)

© 韩雪临Yuki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