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mile encouraged いつも勇気くれた』
(❁´⌔`❁)/~感谢关注♡沉迷舞台,爱好摸鱼,不定期失踪❀孙翔相关内容均在@阿翔翔翔我的嫁

【沈夜X沈曦】相依

第一话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流月城里头的人越来越少。

抱着兔子走在流月城的小路上,几乎看不见几个人,很多时候都是安安静静的。

小曦是偷偷跑出来的,哥哥不让她随便跑。可是她一个人待在寝殿里头太无聊了,哥哥似乎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这时候也不在她平时能找到他的地方,而且静萍姑姑也不在。这偌大的流月城,她甚至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去找谁。

哥哥也好,华月姐姐也好,瞳叔叔也好,都有自己要忙的事情,整个流月城,大概也只有她会有空闲还能跑来这里看下界的风景。

其实,她完全看不到,流月城位于高空,云层交错密布,遮住了下界的大好山河。就算是晴空万里无云,毕竟距离相隔太大,她看不清那梦里幻想了无数回的花草树木和小动物。

踮着脚张望了很久,最终只能放弃般地蹲下身,戳了戳自己身边地兔子玩偶:

“唔……小曦,什么时候才能去下界看看呢……”伸手又扯了扯兔子耳朵,“可是,哥哥说下界好危险的……那小曦就看看……也不可以么?”

布偶毕竟没有生命,甚至连偃甲那样的回应都做不到,小姑娘有点失望地抱起它站起来——毕竟,这是现在唯一能够陪伴她的东西了。天色也渐渐暗下去,下界的轮廓更加的模糊,她也只能一步一步慢慢挪回自己的寝殿。

 

距离最后的时刻越来越近了,沈夜感觉自己最近的时间都不够用,城中还有少量的人家没有迁往龙兵屿,对于迎接那些人的到来还有没有做好的准备。时间太少,而他要做的太多。以至于他都要忘记了,这个城中还有他最最重要的人。

华月布置了事情回来,忙碌了一圈一脸的疲惫。沈夜听完她的汇报,叮嘱了她好好休息,正打算继续处理事情的时候,迟迟未曾离去的华月,犹豫地问了一句:

“尊上,小曦……可还在城中?”

“自然还在。”沈夜随口应完,觉得这个问题来的突然,抬头看她反问,“怎么?”

“不,没什么。属下许久未曾看到,想先去看看她。”

沈夜想了想,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如此说来,本座也许久未曾见到小曦了,便一道去看看吧。”

小曦殿中的侍女也已经都不在了,走进去冷冷清清。但是即便是没有其他人,他二人进来,小曦也早就应该蹦蹦跳跳地跑过来了。

实在是,安静地过分了。

“阿夜,小曦不在这里。而且看起来,已经离开很久了。”

沈夜有点没明白过来,小曦多半时间都是在沉睡,即便是醒来也会先来找他……莫不是最近太忙,又时常不在殿中,小曦找不到他才……这么想想,还是先出门找到她要紧,虽然流月城眼下并无多少人,但是难保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给瞳传了信帮忙留意,让华月在小曦的寝殿里头等着,自己便出门去寻人了。

第二话

流月城里头路线些许错综复杂,这么多年过去,早就和小曦记忆中那个百余年以前的流月城不同了,难免会找不到来时的路。况且夜幕降临,城中阴森森,也隐隐有些怪异的吼叫声飘荡在静谧之中。

小曦紧了紧抱着兔子布偶的手,想着这个时候要是有人出现可以让她问问路的就好了。可是周遭太过安静,安静到了,她更本不敢奢望还会有人出现。

似乎是错觉,那凄厉的吼叫声似乎越来越响了,小曦感觉到了自己走的位置不对劲,慌慌张张转过身,想要往反方向走。却听明白,背后那吼叫是在说:

“救救我!!!救救我……”

你是谁?为什么要求救?你为什么在这儿?

小曦在流月城生活了那么多年,一直被保护的很好。她从来没有接触过关于城内刑法的一切,甚至没有看到过杀人的场面。她虽然没有接触过,但也并不是完全不知道,只是在意识中一直是很可怕的存在。

越想越觉得可怖,转头迅速打量了一下后面,确定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出现,转过头就想跑回去,结果没注意一下子撞到前面突然出现的东西,吓的手一抖,兔子掉在地上,口中忍不住发出惊叫声。

从未在这样的夜晚独自走在流月城的路上,记忆中最最可怕的那个雨夜,也还有哥哥陪伴在身边。人类最害怕的不是对于身体的伤害,而是来自内心深处的认识到自己的孤立无援。此时此刻,小曦一点都不知道眼前这个大危险要怎么办才好了。

 

沈夜出门之后看着城中错综复杂的道路,皱了皱眉,虽说流月城不大,但毕竟还是一座城池,小曦那么小一个人,一时半会儿如何猜测的到她在何处。

虽是先前为了保护她做了很多措施,但是毕竟没有预料过这样的状况。索性现在城中并无多少人,除了原来安排在各个隐蔽处用以迷惑砺罌的失败实验人外,剩下的人屈指可数。这么一想,抬手拟了个术式,看着术法消失在空气中,闭上了眼,让思绪追随其寻找。

城中空空荡荡,只需寻觅有人息之地稍作察看即可。术法辗转了几个地点,最终竟是在一处偏僻的关押失败实验人的地方附近寻见了小曦。心中微微吃惊,小曦居然跑到了那边去,可眼下更多的是担心她的安危。

沈夜很少在流月城里头使用这样快速移动的法术,一来是病情加重,这样大型法术太伤身体;二来是动作太大,易叫砺罌察觉。他需要那样一个沉稳的,遇事冷静的,走路缓行,气势十足的形象去压制砺罌妄图反逆的想法,逼迫他不敢动弹。

但是不是现在,且不说有所顾忌的东西已经被冥蝶之印封印地自身难保,如果他晚一步,保不准小曦会遇到什么危险。她是整个城中与自己最最亲近之人,无论华月瞳初七他们于自己有何重要意义,也不及她同自己的血脉相连。

曾经几何,自己并不想看见她的模样,嫌弃她烦人。然而直到矩木事发,她永远活在过去,自己却随着岁月流逝长大,才知道,当年的模样是多么珍贵。他活得越来越不像自己,只有从小曦身上,他确定了,自己曾经真正活过。

这么想着,沈夜加大了对术法的催动,移动到了目的地。

第三话

小曦挣扎地想要逃跑,可是这个突然出现的黑影却一把将她抱起来,手法颇为熟稔。

“小曦?小曦,不要怕,是哥哥。”黑影这么说道,小姑娘心有余悸,泪眼朦胧地抬头看来人。熟悉的黑衣,熟悉的人,是她的哥哥。

小曦伸开双手搂住沈夜的脖子,语带哭腔:

“哥哥,小曦害怕……”仿佛多年前那个雨夜,她在距离他的不远处,可是两人没办法接近,都被父亲的术法控制在原地。小曦小小的身影,就这么看着他,带着哭腔诉诸心中的恐惧。

沈夜闭了闭眼,抬手安抚女孩的后背:

“没事了,哥哥在这儿,不要怕,没事了……”

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了,不管曾经的他们一起遭受了什么样的苦难那都是过去,哪怕现在哪怕接下来,哪怕以后,即便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幸福安定的结局,至少不会再有人把他们分开。这个世界上,至少还有那么一个人,从头到尾,都与自己相依为命。

小姑娘情绪渐渐安定下来了,最近她精神似乎也好起来,不会和以前一样那么渴睡。沈夜抱着她,慢慢往回走:

“小曦今日,怎么跑出来了?”

小姑娘委屈兮兮地趴在肩膀上说:

“小曦……一个人……好无聊哦……哥哥,是不是最近大家都很忙啊?好像……好多哥哥姐姐,都见不到了……”

随着计划的不断进行,流月城被搬空是迟早的事,何况现在,已经基本上迁移完毕,只是还有些后续的事项要布置完。

先前,沈夜以为,小曦的活动范围不过自己周身附近,并不会有什么察觉。却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那些人,他们都要去下界,都要在那个他处心积虑安排好的新天地和下界的所有人一样生活。但是,他的小曦却只能和他一起。他可以威逼利诱送走所有人,唯独没有办法,将自己的妹妹送走。

且不说,小曦的身体状况没办法在下届长久生存。而且她的记忆很容易被心怀不轨的人所利用。龙兵屿将会由城主那一派的人接管,他们对自己早有不满,小曦在下界也是凶多吉少。

小曦这一生,自己都没办法给予她什么。幼年的时候,没有陪她好好度过最好的时光;送进矩木的时候没能保她安全;之后她的身体一直是这样的状态,而自己要忙碌于对整座城池未来的安排,不能好好陪她,更不能让她看看她一直所想的下界的万里河山。

其实细细想来,他真的一直没能为她做什么。时常她醒来,来找自己,自己因为议事而忽略了她,她都是乖乖巧巧在等着自己。然而自己忙完了去看她,她又陷入了新一轮的沉睡之中。

也不怪她,在这个时候,会有这样的感受。

沈夜摸摸她的头发,突然问:

“小曦……想去下界么?”

“下界?可以看看那些花花草草小动物么?”小姑娘想了想,问。

“……嗯。”

小曦点点头,但是顿了顿,又摇摇头:

“小曦……很想很想,很想看看那些。但是……小曦更想陪着哥哥啊,哥哥要是不去,小曦也不要去。”

沈夜换了个姿势抱她,让她可以面对自己:

“小曦……喜欢哥哥么?”这个问题,他问了无数遍,每每遇到事情困扰自己的时候,他都要问这么一个问题。因为他知道,他的妹妹,永远给他一个答案——“喜欢,最喜欢啦!”——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永远不会背叛,永远不会有异议,永远的会和他一起。

“哥哥……”今天这么一折腾,小姑娘也累了,她靠在他身上,迷迷糊糊地说,“小曦……想要听哥哥讲故事,想要吃金丝果酱……”

他侧过头,亲昵地碰了碰她的额头:

“好,等我们回去,哥哥就给你讲故事给你准备金丝果酱,好么?”

没有回音, 怀里的小姑娘,已然睡去。这一睡,又不知何时会醒来了。

第四话

 城中布署已然完成。

 沈夜站在整座城的最高点,打量着这座已然成为空壳的废城。这将近两百年的时光,他都是在这里度过的,就算所有人都离开只余他一个人,他也会和这座城一起走向灭亡。

 他对大部分城民都表达了宽容,为他们尽心尽力,构筑了那个下界的美好生活,却从来没有把自己考虑在内。最初的最初,就已经决定了他这样的结局。

 那个雨夜,他抱着小曦想要逃离进入矩木的宿命的时候,那个男人叫他对城主尽忠,他嗤之以鼻满是嘲讽。但是,这仿佛是一个诅咒,他没有对城主尽忠,却对城主所代表的这座城池尽了他所有的忠诚。细细想来,这何尝不是对他的一种嘲讽。

 瞳给他传了信,大意是在最后还有事情告知他。他回去却意外发现,他本人来了。实在是难得,大约,也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吧。

 好巧不巧,没说两句,华月便求见。虽是汇报最后的事情,但两人最后却弄的不欢而散。她是他自幼而来的玩伴,是他对那个人唯一感激的地方。在他任职大祭司的漫长时间里头,她是可以放心托付所有的人。因为即便是瞳,也有让他不放心的地方。而华月永远是心有异议,口中反对,却仍旧是生气归生气,事情归事情的漂亮的完成。

 但他们最后的分别,就是以这样决绝的方式告终了。

 同瞳交谈了几句,便也就此告别。瞳是难得的挚友,很多话他不便同华月讲,也无他人好言。瞳却是很好的倾诉之人,此时此刻,也只剩下一个越来越远的背影,和那句久久不能散去的“有缘再见”。这个寂静之间①仿佛是在这一刻,真正的寂静了。

 突然,有那么一个熟悉的嗓音在身侧轻轻的响起,虽然只是诉说了一个事实,却直戳心底地将他拉回了现实,看着身侧的小姑娘。

 什么时候,他的小曦已经长大了,竟然一眼就可以看出他对瞳的离去的不舍。抑或是说,他对故人分别的不舍。比起他们去龙兵屿的分别,这样的别离来得伤感了许多。虽然他们是以独特的方式告了别,他却知晓,他们这一去,会踏上什么样的道路。华月说他是为了求自己安心,实际上,他不过是只将自己考虑在了牺牲的行列内,他只觉得自己的牺牲是理所当然,而其他人的牺牲都是没有必要的。若能保全,自当保全。

 事到如今,也由不得他做什么选择了。

 沈夜俯下身,抱起小曦。轻抚她的背,说道:

 “好,哥哥和你一起。”

 他的妹妹,是他永远放不下心可是也无法为她做什么的存在。如果瞳和华月去往下界,或许他还会考虑将小曦托付给二人。然而事到如今,小曦便也只能和他一道与这座城池走向覆灭了。其实或许在他走上通往灭亡的这条路开始,也就注定她会同自己这么一道一起。只是他一直不想承认,一直希望自己的妹妹还和她永远不会变化的外表一样,活在最过去,那段还算快乐的时光。

 到如今,一切抽丝剥茧,剩下最原始最丑陋的模样,赤裸裸地摆在面前告诉他这个现实。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不好,他们两个从很久以前就是一起的,被血脉连着,一直到终结。连那个叫做父亲的都可以抛弃,但是他们,仍旧相依。

 除了对小曦似乎有些不公平以外,一切都很好,都很合理。就让他们兄妹俩一起陪着这座废城,走向岁月的尽头吧。

 沈夜抱着小曦缓步走出去,空荡而又寂静的神裔之城,只他们两个单薄的身影,却浓缩了整个世界的温暖,悄悄的,在这不起眼的角落发光。

第五话

 小曦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这个世界似乎彻底安静了。

 她迷迷糊糊地爬下床,有点回忆不起来哥哥是什么时候把她抱上床的。习惯性地想抱自己的兔子,却发现一直陪伴自己的小兔子没有在自己身边。歪着脑袋想了老半天,才依稀记得,小兔子似乎在自己昨天去找哥哥的时候,落在了寂静之间。

 小身子慢慢挪向门口,想着应该怎么走,可是她脑海里现在似乎就只剩下一条路。她不知道是为什么,冥冥之中有什么在呼唤她,让她顺着那条路走。她渐渐觉得,那条路很熟悉,似乎那条路走了无数遍,那就是正确的,可以找到哥哥的路。

 这么想着,她不由自主地往那边走去。顺着那条路延伸到尽头,沉思之间里,沈夜和被命运选中的四个人,正在进行一场无法避免的恶战。

 当年的那一场交易,他们都感染了魔气,而因此而获取的力量,在最后的关头也终于派上了用场。和华月不同,沈夜从来不计较以什么方式,什么途径去做事,他总是利用他能利用的一切去达到他所要的目的。只要结果一样,运用砺罂带来的力量又如何?

 只是他没有预料到关键时刻犯了病,而那群少年的力量又增加了太多。有时候,他们的齐心协力,他们一同的信念,是叫他羡慕不来的东西。从前看谢衣的时候,他就很想给予他最大的权力和空间,去做他想做的事情。这一生,他除了在和心魔合作的事情上忤逆过自己以外,并没有什么让他记恨的事情。即便是这件事情,谢衣所言也并不是没有道理,他对此的看法,那种理想状态的向往,甚至可以说是他也希望如此的。

 但是,他毕竟不是谢衣。

 谢衣还年轻,虽任职破军祭司一职,掌管生灭厅。但是毕竟不过活了这么些年头,加上出生优渥,有些许太过理想化的孩子习性。而他却是自小在这样的环境下,又遭遇了这么些许事情,身上的担子又这样的重。即便他想任性,也任性不起来。

 说他急功近利什么的都好,他知道自己时日不多,对于这满城的百姓的未来,他必须尽快做好安排。本来他是希望谢衣能够继承他的位子和想法,好好安排这些人,带领他们在下界生活。这些,谢衣一定会做的比他更好。然而,谢衣却是选择了和他相对的那条路,这样一来,他原先所想的,只牺牲自己一个人来换取所有人的安居乐业,便成了空话。

 没有了谢衣的辅助,他连帮助沧溟离开矩木都不能,甚至还需要她攀附着矩木牵制砺罂。在最后,还需要她牺牲,以冥蝶之印困住砺罂。

 所有的所有,都变的不同了。

 说不恼谢衣,那是不可能的。如若不是他,会少多少人的牺牲?如若不是他,或许小曦还有一丝希望去看看她所向往了一生而不得的美景。哪怕自己不在,其他人都还有下半生幸福安居的生活。可是,这也怪不得他。就如同他眼前这四个少年一样。谁人没有这样一个时候,为着一个悬浮在上空的信念,去消灭所有同信念相悖的事情。他们的想法和追求一定程度上都些许理想化,无法容忍这个世界上污秽的存在。

 然而他只能理解,不能苟同。毕竟他们的立场不同,背负的责任和追求的结局不同。他可以不计较任何事情,但是必须保证他所要的结果达成。

 乐无异一剑抵在自己的脖子前,胸腔里有无数魔气翻涌,同自己身内的神血相冲。一波又一波的灼烧感袭来,仿佛整个人都要被疼痛吞噬。不是第一次犯病,但是却让他比任何时候都想就此放弃——可是想起身后冥蝶之印里的东西,他不能就这样倒下。那是沧溟牺牲自己换来的,这个结果,也是瞳和华月一起努力才走到即将达成的。无论如何,不能在这里断掉。

 他缓了缓,正欲开口,不远处却响起了他极为熟悉的声音。转头看去,小姑娘有些生气的表情尽收眼底。一瞬间,他有些焦急,无论出于哪一方面,他都不想让小曦接触到这些事。一如那个夜晚,他急急找回她,不想让她触碰到这座城池里头的黑暗。更不想让她发现自己的哥哥,是这样的可怕。

 那四个少年似乎对于这样的情景也有理解之意,他见谢衣之徒放下了昭明,便向小曦走去,企图劝说她离开这里。然而素来听话的小曦,此时此刻却格外倔强。他虽然心有疑惑,但是时间紧急,他只能以呵斥的严厉方式,妄图迫使小曦离开。即便是受了委屈哭着离开也好。然而,话未说完,迎接他的,却是来自小曦的袭击。伴随着她充满意外的声音,自己感受到了传送至脑内的疼痛,和心中满满的不可置信。

 然而仅仅是瞬间,他就明白过来了。只因那愈来愈明显的魔气。

第六话

 沈夜没有明白,为什么小曦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按往常的习惯,她都是先去寂静之间来找自己,如果自己不在就会回房间等着。即便是有上次跑出去的前科,也从来不会跑到沉思之间这边来。

 但是,眼下情形由不得他多想。

 沈夜自然不知道,他的事务繁多,也不可能一天到头看着小曦。在和砺罂对抗的整个过程,小曦是他输的最大的一笔。砺罂早就注意到他的宝贝妹妹,借用幻化出的小鸟去吸引她来到沉思之间,而自己只要依附在沧溟身上,就不用担心小曦会因为害怕而发生什么惊动了沈夜,也可以让她把魔契石顺理成章地交出来,他就可以顺利借小曦的身体重生,从冥蝶之印中逃脱出来。

 这些都是沈夜不知道的事情,只因为那么一时间的疏忽,让砺罂有了可趁之机。一切都走上了不归之路,逼他作出了最后的抉择。

 即便在砺罂同他们四人进行战斗的时候,他就已经布好了幻术,在砺罂身后等待时机。他袖子下握剑的手,还是止不住些许颤抖。盯着砺罂的背影,眼中却不断浮现的是小曦的身影。他很清醒很理智,知道这个时候他应该要做什么,他从来就不是被感情左右的人,他一直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感情。即便如此,在砺罂用小曦的声音讲话的时候,他还是产生了放弃的念头。

 然而不过一小会儿,他便彻底下定决心,一掌穿过小曦的躯体,将附身在她身上的砺罂的魔核取出捏碎。他想,这一下,若是平常的小曦遭受到,一定会缩成一团哭着喊疼——当然,平常的小曦,也不会受到他这样的相待。

 砺罂妄图逃跑离开了小曦的身体,此时此刻他再也不想顾及其他了,砺罂逃与否,同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已成定型,剩下的事情,也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左右的了,且让那四个少年人去解决吧。

 快步上前,将小曦轻轻抱起,可以感觉到廖若虚无的生息了。那一下究竟多重,他自己清楚。他是抱着杀死砺罂的心去下的手,不可能还会有生还的机会。可是偶尔,他也想要那么自欺欺人一下。这种想法很懦弱,可他这辈子就是太要强了,才会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只是,若非如此,今日死在这里的怕不止他们几个,还有整个烈山部族民。

 治疗的法术笼罩着小曦,他现今也没有多少力量去给小曦治疗,效果也大打折扣,但是不管怎样,还是能够减轻小曦的一些痛苦。看着怀中妹妹皱成一团的痛苦表情,恍惚间就回到了在矩木的时光。那个时候小曦痛苦难受的时候,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抱着她企图减轻些伤痛,然后看着她皱成一团的痛苦表情。

 一直都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

 他什么也做不了,看着她在矩木里痛苦,看着她每三天都要遗忘一次,看着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生活在自己给她划出的保护的牢笼里,看着她此时此刻重伤倒在自己怀里。他沈夜一生,对得起烈山部,对得起族民,对得起城主,对得起自己大祭司的位置,甚至对得起那个他不想提及的人。唯独,对不起他的妹妹——这个同他相依为命的人。

 而到如今,他想这些也已经无用,他也不想在最后的时刻浪费时间忏悔只为求一点心安。他更愿意多陪小曦说两句话,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身份去和小曦说话了。他已经伤害了她,虽然他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但是在小曦记忆中,她的哥哥不会伤害她,永远也不会。他不想在这个时候毁坏“哥哥”在她心里的形象。他就这样,用一个路人的身份,听她喃喃的要保护“哥哥”,喃喃的求放过“哥哥”,然后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轻……那种最亲近的生命在自己怀中流逝的无措感扑面而来。这种感觉很陌生,他不知道该怎么消灭它们,只想着叫着小曦,把她叫醒,只要不睡就还有机会。

 尽管现在并没有下雨,小曦还是在最后的最后,永远的睡在了那个雨夜里,消散而去。

 徒留下一律尾音,环绕这满眼的断壁残垣,伴随着一切都结束的疲惫之感。

 他抬头,看了看小曦离去的方向,缓步向那边走去……

 

 

①原先玩游戏的时候,听到华月说“沉思之间前面由我来守……”我就自然而然的分析起来,“沉思之间”是个地方,“前面”是这个地方的前面,也就是说,华月守着的的地方不是“沉思之间”而是这个地方的入口的前面,所以我就自然而然的认为,沈夜待的地方,矩木所在的地方是“沉思之间”。结果上次语C对戏的时候,因为地点有问题,然后开了修改器去整个流月城的跑,我才发现,那地方是叫“寂静之间”= =宅龙你真的不是在和我开玩笑么?但是事已至此,我就将错就错了,大家体谅一下哈~

 

 

后记:我都忘记了,本来写这篇文章的源头是什么了……只是突发奇想,手机码的字,然后在空间里头一章一章的更着,就写了这么多了。写完了一直打算修改一下,但是没有动。但是发生了很大的事情,加上今天考完四级,我发现自己可以静下心来修修文章写写文了。于是把这篇文章重新翻出来,改完。沈夜沈曦两兄妹,是我还没有玩古剑开始就很喜欢很喜欢的存在。尤其是因为对沈曦妹子爱到骨子里,玩她的语C,出她的COS,写她的歌,演她的舞台剧,配她的音,我几乎都做过,到现在我都有点搞不清我对这个角色到底是抱有什么样的感情了。但是不管怎么说,这篇文章还是表达了我很长时间以来,对一些人一些事的一些看法吧。基友说我写的对谢衣好怨念,嗯,说实在我对1.0是挺怨念的,如果他不这样的话,或许沈夜他们就会有不一样的发展。但是很多时候这种事情是无法左右的,就如同家里人阻止你去做什么事,只要你有本事不被他们组织,你还是会去做你要做的事情的。人之常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无法苟同。

最后一句题外话,这篇文章,有一首同名的歌曲,但是最近期末还有那件大事情太闹心了,我迟迟没有做出来。有机会可以给大家听一听。

 

韩雪临

2014.6.14

评论
热度(3)

© 韩雪临Yuki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