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雪临Yukirin

♪♪♪写的故事里囊括了万千世界,自己却还驻足在这一方天地♪♪♪沉迷舞台,不定期失踪❤孙翔相关内容均在@阿翔翔翔我的嫁

听你哭

兴欣最近的状态非常不好。

本周常规赛主场对战轮回,只在个人赛上面,拿了两个人头分。而上周客场对蓝雨,更是只拿了一个人头分。本来只是本赛季的开始几轮常规赛,不必太着急,但是很多人显然感觉到,兴欣整体的低迷情况。赛后的媒体见面会,从队长苏沐橙,到队员都是匆匆应付几句就结束了。对此,外界颇有言辞,然而兴欣没有对此作出任何回应。

 

从今天训练开始,陈果就一直在训练室里看着苏沐橙。说不上哪里不对劲,至少看上去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布置下来训练的任务,进行定时训练,然后放录像,对问题进行分析,再进行下一轮的训练。但是在陈果眼里,她就是有哪里不一样了。同样微笑的表情,但是那个眼神却是沉闷的。

沐沐很喜欢笑,这些他们本来就都知道。而且被称为女神很大的缘由也是因为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都是有光的,真心实意的带着整个人都熠熠生辉。人都是向往着光的,所以大家很喜欢她,想向她靠近。然而现在的她,完全没有了那种感觉,即便是在笑,还是觉得沉闷的仿佛不是活人一般。陈果很担心,害怕是前两次的比赛结果给她太大的压力。她和唐柔在上周常规赛结束后,从上海回来就想让她休息一下,但是她自己不肯。

“如果身为队长我都去休息了,那么他们怎么办?”说完,她看了看还在训练室里头的队员。这才是第十一赛季,兴欣夺冠后的第一个赛季,她从叶修手里接过这只队伍的第一个赛季。她不能夸下海口带领兴欣夺取连冠,但是她也要为自己接任时的承诺,交出一份完美的答卷。至少不能辜负了大家,不能辜负了叶修甚至是自己对自己的期望和信任。这是她的责任,她不能在别人的信任和委托之下,还能够肆无忌惮的做出些不负责任的行为。

“可能是赛季开始,还没有调整过来,是正常的。兴欣的大家都很优秀,一定可以的。”说完,苏沐橙转头看了陈果一眼,就转身回了训练室。转头的动作带起栗色的假发在半空中划过好看的弧度,同样被陈果暗地叫出来的唐柔看着她的背影,突然想起来一次在职业选手群里头的对话。

那次,黄少天在群里头嚷嚷着小卢这孩子最近有点熊了,要怎么带才好。然后对这方面颇有研究的王杰希就冒出来,随即喻文州也加入到这个奇怪的话题当中。苏沐橙当时正好看到,随口说了一句话,而后喻文州就回复她:

“等到兴欣也有了新生代,苏队就会懂我们的感受了。”

唐柔正好坐在她身边,看到这句话抬头看了她一眼,而她拿着手机,低着头输着语句。好看的手指在键盘上像跳舞似的飞舞,然后唐柔就看到群里多了这么一段话:

“虽然兴欣还没有所谓‘新生代’,我也不知道对于其他战队所谓‘未来’的感受。但是对于我来说,兴欣就是我的新生代,每个兴欣队员就是我的未来。”

的确,对于新上任的队长而言,加上是没多久的战队,兴欣于苏沐橙确实是有这样的意义。但是这份意义固然重要,可是难免苏沐橙会因为这份重要,而给自己施加了太多的压力。

陈果想到这儿,觉得自己还是不能放任她继续这么给自己施压,还不能排遣的继续压下去。虽然不知道以前叶修带嘉世带兴欣,是不是也是这样一种情况,但是男人和女人毕竟还是有区别的。不是性别上的歧视,而是男性本身就带有这样一种力量,对于创造业绩和站在高处有着别样的向往和执着,对于能够制造出成就感的事也无比热衷。这也是为什么成功的创业者多半是男性。再说,她也是一手带着兴欣网吧起来的,其中的辛苦她知道。

正在思考用什么方法,可以让沐沐心安理得的去休息,就听见她在上头讲:

“早上的训练差不多了,还有大概三十分钟的时间,我们把上周常规赛的情况进行一个复盘。”闻言众人都转过身,看着大屏幕上播放的视频。

“喏,看这里。”按下了暂停键,切了视角,苏沐橙指着屏幕里头的角色,“这里的空隙,柔柔你应该知道,一叶之秋这一招过后会产生一个空隙,在下一招接上以前的短暂空隙会由一枪穿云的攻击作为弥补。而这个时候应该继续对准孙翔,尽管在射程以内,但是周泽楷毕竟距孙翔还有点远。那个时候方锐正好得空,可以阻拦周泽楷的接应。但是这一次判断并不及时,导致他们接应上并且打断了我们这边的攻击。要知道,实践可是告诉我们,战斗法师和枪炮师的配合会更加合适哦。”说到这里,还开玩笑似的笑了一下,众人闻言也都带着点八卦般地笑了笑,训练室里头的气氛顿时缓和了很多。但也仅限于一会儿,立即就进行了后续的复盘。

可是以旁观人的视角目击了全过程的陈果,不知为何感觉心里一阵酸涩。明明知道,沐沐她很厉害也很坚强。叶修手把手教出来的徒弟,对于很多意识和判断,都是直接承袭的叶修。怎么可能会没有水平,会带不起这样一只战队?但是她就是觉得,就是这份别人都看得到的厉害和坚强,才让沐沐现在这个模样。可是对此,她不知道该怎么帮沐沐。

“哎?老板娘你站这里干嘛?”耳边响起了一个懒散的声音,陈果吓了一跳,转过头。在看清了来人以后,咬牙打了他一下:

“你是鬼啊?走路没声音的,吓死我了!”

魏琛用手抚了抚被打的胳膊:

“哎哟喂,下手这么重干嘛,疼死老夫了……怪我咯,不是你站在这里发呆都没注意有人过来啊。老夫走路的声音都可以传到嘉世了!”

“行了行了。”陈果冲他摆摆手,“你过来干嘛啊?”不是应该在负责公会那边的事情么?

魏琛玩弄着手里的烟,说:

“我来找苏妹子,她上次要的那个材料公会已经刷出来拿给技术部那边了,叫她去看看去。”

“什么东西叫我去看看啊?”正巧里头的复盘已经结束,大家都三三两两散去吃午饭了,苏沐橙出来正好听到这一句。魏琛把事情复述一遍后,她点了点头,“原来那个刷到了啊,那我们去看看吧。”

陈果点点头也想跟上去,却被魏琛拉住:

“你干嘛啊?”

“那个……我找老板娘有点事啊,苏妹子你先过去吧,伍晨他们都在的呢!”等苏沐橙走远后,陈果回身狠狠掐了魏琛一下:

“你干啥啊?神神秘秘的……”

魏琛探头往苏沐橙离去的方向看了看,确定她走远了以后压低声音问:

“我说……老板娘,你有没有觉得苏妹子最近不大对劲啊……?”

原来是说这个,陈果暗自翻了个白眼:

“你居然也发现了啊……”

“我靠靠靠,什么叫‘居然’!老夫曾经也是个……”

“停!”陈果一只手竖在魏琛脸前,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那句名言,然后问他,“你想表达什么?我怎么觉得你不是那种会跑来关心这种事儿的人啊。”

“怎么了?关心关心我们兴欣现在的队长这是每个兴欣成员的义务啊……”理直气壮的在陈果眼神的威压下屈服了,“好吧好吧,这不刚叶不修过来帮我们刷材料么……”

“啥?叶修他现在不在电子竞技总局上班么?”自从国际赛得冠回国以后,叶修就被编为电子竞技总局的技术指导和国家队教练,同时也是荣耀开发的公司的特邀技术指导。于是突然就化身成为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了,虽然不去也没有太大关系,但是就算他不想也会被他家老头给踢出家门的。而这个时间,他应该好好的坐着他的办公室,虽然他现在的工作也和游戏有关……

“哎呀这不是重点,反正就是在刷材料的时候,他问了这情况。这不老夫也是觉得苏妹子最近怪怪的么,就和他说了。”

“那他有没有说什么啊?”陈果立马追问,然后魏琛点点头:

“有啊,说是‘从她最近的比赛表现就可以看得出来了’。”说完以后是长时间的沉默,陈果的表情从“满怀期待”到“有些尴尬”到“非常无奈”。

“就、这、样?”

魏琛点点头:

“就、这、样。”

卧!槽!叶修有你这样的么?就这样没了?说好的关心呢?老娘还指望你开导开导沐沐的好么!

似乎看出了陈果此时此刻一肚子的火,有种想要手撕叶修的冲动,魏琛适时开口:

“哦,对,他其实还说了……”

“什么?”陈果猛地回头,眼睛里透露着火光。

“呃……他说这事交给他解决就好你们都放心你们的队长会好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兴欣是最棒的好了我说完了我去吃午饭了老板娘再见!”身体往后倾了倾,一口气顺溜的把话说完了,然后脚底抹油一溜烟就跑了。

然而陈果的重点完全不在他身上,怎么觉得叶修这话说的有点奇怪呢,就像是百度来的一样。

 

苏沐橙还没有走到技术部的时候,电话响起来了。

以前她的电话就很多,因为代言和采访的关系。然而没有想到,当了队长以后的电话更多。她现在有点羡慕叶修那时候没有手机的生活了,多么清净。

然而看到屏幕上的联系人是叶修,她突然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要说没有压力,那绝对是假的。她现在肩上背负着的是一只战队,一只刚刚获得过冠军的草根战队。他们还很年轻,还有很多路要走,不能在这个地方跌掉。她要带着他们一路走下去,为他们指引方向。她要保护他们不受外面的流言蜚语的攻击,也要为她做这个队长正名,要为叶修选择她作为队长这件事是正确的正名。

她不是联盟里头唯一的一个女队长,所以有楚云秀在前,她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为自己的懦弱无能和失败打掩护。她不怕失败,常规赛的分数低一两轮什么关系,总会超回来的。她也不怕外界或者自己施予的压力,她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只是因为,没有地方去排泄压力。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这种感觉的,一个人在嘉世的时候没有,去苏黎世参加比赛的时候没有,然而最近这种感觉越来越深刻了。也许是因为,那个作为她精神支柱的人,终于离她很远很远了吧。

电话一直响个不停,她也只能接起来。

“沐橙啊,做什么呢都不接电话。”还不等她发出什么声音,对方就在那头说了。

“没什么……刚有点出神……”

“现在不应该是饭点么,还这么劳心劳力啊。”对方似乎是在食堂里头,声音有些许嘈杂,“来来来,这么劳心劳力和哥分享下你最近都有什么进展呗。”

“哪有什么进展啊……”突然间有些好笑的说,“不还就那样。”

“行了吧你,早上才帮你把材料刷出来,和我还玩什么神秘。”

“呃?那个是你刷的?”

“举手之劳,谢的话就不用说了啊。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苏沐橙靠在栏杆上面,吹着凉风,顿了两秒:

“只是在想兴欣现在的人员情况,你走了以后,出现了一个很大的空缺。如果按照常规队伍的配置的话,缺少那种重甲前排的职业,所以现在在想想办法能不能填补上这个空缺。而且,在指挥方面,我自己欠缺也很大,在努力锻炼这方面的能力。还有……”仿佛是太久太久没有这样说话了,碎碎念念,有意识无意识的说了很多很多。平时她没有这样的机会去和别人说这些,也没有什么人可以听她说这些。不过也许……只有在这个人面前,她才可以毫无保留的倾诉所有。

“沐橙。”从电话那头传来他的声音,“你是不是哭了?”

电话这头,她愣了愣,下意识的抚了抚自己的脸。湿润润的触感铺面而来,她自己这样讲着,居然都没有意识到。而仅仅是听着声音,他居然感觉出来了。

“你哭的时候说话以前,都喜欢深吸一口气。”他语气听着却是有些开心,“不过,你哭出来了,我就放心了。”

“哎?什、什么啊……”她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没有注意到自己心头轻松了许多。

“沐橙,尽管我现在不在你身边,但是我相信你可以做到,可以做的好的。如果有什么话不能和别人说的话……虽然我在B市,但是,听你哭这件事,我还是做得到的。”一阵清风拂面,就像是要把所有糟糕的东西,都从她身体里带走那般。此时此刻,她感觉到无比的轻松。

哭泣本来就是释放压力的最好方式,然而少了那么一个触动开关的人,所有的一切也只能压抑在心里。但是幸好,这个人,他还在。

揉了揉眼睛,苏沐橙轻笑:

“哎,我说,你哪些词是百度来的啊?”

“……哥就这么像没有浪漫细胞的人么……好吧除了最后一句……”

 

 

 

嗯,正文结束,然后来碎碎念。

 

这篇文的灵感,来自于去年11月份左右的时候,我自己的状态。一边要准备CP15,一边要带团,一边要忧心配音,一边要忧心服装,还有学业和部门的事情。全部挤在一起,觉得自己都要喘不过气来。某天晚上,一个人真的压抑到崩溃了,突然看一些很温情的片子和很温情的文,就这样哭了。那时候就在想,如果沐橙的压力也这么大,叶修不在身边的话,她会怎么办呢?然后就想写,但是虽然哭了一个晚上,但是我事儿没有处理完,所以就想了这个梗一直没有写。之后事情也一直很忙,加上又新的文之类的,也没有写。一直到……嗯……最近期末考,我压力又大了……写文献综述到崩溃于是切个文档转换一下心情2333333

 

至于那个选手群里头的素材是我们语C群里的~有兴趣的小伙伴们来玩也可以啦,最近都没有新鲜血液,快点来点热闹一下。CP被我强制了叶橙其他随意,虽然辣个叶修基本看不见2333333——群号376017111——然后复盘那个不要较真不要较真!身为一个手残写比赛相关简直要死!!!!!经常开着DNF半天了还没搞明白!最后!关于那个兴欣队欠缺的人选,我忘记是谁给我分析的了……总之就这样吧!

 

我去次饭了!灰灰!

 

 

评论(14)
热度(30)

© 韩雪临Yuki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