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mile encouraged いつも勇気くれた』
(❁´⌔`❁)/~感谢关注♡沉迷舞台,爱好摸鱼,不定期失踪❀孙翔相关内容均在@阿翔翔翔我的嫁

平行梦——《商音希声》番外 NO.2

写在前面:


1.依旧是来源于自身灵感的一篇文,梦是我自己做到的。凌晨被吓醒,然后第一个反应就是拿起手机想给家里打电话。当然看到时间以后,我理智的放下了,然后开始庆幸:幸好是个梦。


我不知道长年在外的学生党或者工作党会不会有我这样的经历,但是当醒过来的时候我真的好开心自己是在做梦。天亮那会儿给家里打电话,也好庆幸他们都好好的,正在开心的准备出门游玩。不用经历我梦里的一切。


所以写这文的目的还是想提醒大家,趁现在好好珍惜家人。我估计很多孩子现在对父母都有一种抱怨的情绪,因为大多混圈的都在遭受到阻碍。但是你们要相信你,他们真的是想要你好。不要闹别扭,宁愿去交流去让他们知道你的想法。我也是这么一路过来的,相信还是有效果的。


2.这篇文是《商音希声》的番外,也是先前应了给 @夭叶舒华 的一篇文~其实本来这文的番外就是给你的,虽然不是这篇;《瑰枪》的番外给蚊妹的,但是被我拿来放在一百零一叶了,所以只好重新再写了~~


3.《商音希声》也是长篇,商战娱乐圈paro,也是我写的这么多文里头唯一一部伞哥好好活着的作品了_(:зゝ∠)_


4.这篇长度不是很长,因为真的不舍得梦太长虐沐橙。到底多虐,做梦的我自己知道就好了~


 


 


梦始.


夏日的蝉鸣在傍晚的时候应和着少女的步伐声,一阵一阵的响,规律的仿佛不存在现实当中。


苏沐橙是踩着欢快的步调出门的,考试考完放了大假,她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陪着哥哥他们了。而且这个假期,她不会有作业,也就意味着可以帮哥哥做更多的事情。想到这里,脚下的步伐又快了几分。虽然她隐隐感觉到哪里好像很奇怪,但是也没有多想。连续复习了这么长时间,估计脑子都缺氧了,是应该歇一歇了。


从家走到哥哥他们常待的网吧并不是很远,路线熟悉的让人有点恍惚。出了家门,下楼,右拐走过窄巷子,再左拐出去就是街道。网吧在街道那头的靠近大街的地方,边上有一家便利店。端着保温盒的沐橙想了想,还是拐进便利店买了两瓶饮料。网吧的价格多半会贵一点,虽然和老板熟了每次都这样也不好意思。


走进网吧就是一片鼠标的点击声和键盘的敲打声,起起伏伏却嘈杂无章,像是一场失去了指挥的音乐会。哥哥和叶修依旧是坐在门口进去最左边最靠里面的两台机子,打工的时候他们喜欢并排而坐方便交流一些心得和事项,比试的时候喜欢面对面而坐尽全力的拼比。今天叶修对面有人坐着,边上又有一个空位,估计今天是全心全意在打工了。


沐橙踮手踮脚走过去,轻轻拍了下叶修的肩。只见对方不紧不慢地转过头,仿佛早就料到了一般摘下耳机看着她:


“哟,来了啊。”


——就和往日一模一样。


没有吓到对方毫无成就感的沐橙嘟了嘟嘴,嘟囔了两声然后递给他饭盒和饮料问:


“哥哥呢?”


叶修接过东西放在桌子边上,灭了手头烟,打开饭盒:


“你哥出门去交个货,几个代练的去一次性交了。”说完还在键盘上敲了几个字,告知那边自己吃个饭。


“这都吃饭的点了,干嘛非得这个时候去交啊?”沐橙往门口看了几眼,期待着自己熟悉的影子能够出现在那里,然而不断进来的只有陌生的人。叶修看她的样子也没有拉她坐下来,只是宽慰她:


“那边要的紧,而且过了今天就不算加急单了。反正地点都在附近,很快的。”


沐橙也明白叶修话里头的意思,加急单的工资要多很多的,有些老板甚至会双倍多倍的给。这么一想沐橙就干脆现在自己哥哥的位置上坐下来,从叶修那边拿了哥哥开的“沐雨橙风”的账号卡刷卡登陆,打算去荣耀里头看会儿风景。


叶修一口饭还没有咽下去,就忍不住手痒的拎着筷子在她边上说:


“这里这里!打这个,可以换个好装备。”


沐橙按照他说的去做了,但是还是抽空说了一句:


“你好好吃饭啦,别噎着了。”


转折.


时间似乎一下子跳跃过去,好像打完本是一瞬间的事情。自己已经跑到叶修的一叶之秋旁边晃来晃去截图了,然而哥哥还没有回来。


“是不是去的有点久了?”叶修也感觉到不对劲,奈何他们三个人只有苏沐秋手上有一部手机是用来同客户联系用的。平时他们也很少打这个电话,基本上都是待在一起,因此谁也没能记住这个电话。叶修想上游戏账户看一眼绑定的号码,然而中间的四位数是被匿掉的。现在他们两个只能干坐着,等。


不知道又过去了多少时间,沐橙听见叶修说:


“这样不行。”


然后去聊天记录里摘抄了几个电话号码,跑去网吧的前台找老板接电话。沐橙转过头看了眼聊天记录,都是几个代练老板的电话号码。她坐在位置上,看着叶修打完电话回来,神情有些严肃。


“怎么了?”她有些不安的问。


“最后一个交货的老板说,沐秋一个多小时以前就从他那儿离开了。但是,他那边到这里最多10分钟。”显然是出事了,叶修脸上的表情这样告诉她。但是她不信,她不想信,她不要信。


咬了咬嘴唇,突然想起家里记事本上面记录的手机电话。她抓住叶修的手说:


“我们先回家,回家找哥哥的电话号码打过去问一问不就知道了?”


叶修想了想,应了她,收拾东西随她一路小跑回家。家里的路程似乎因为她着急的心里比平时都要短很多,她立即跑回去翻出了那本记事本,手指颤抖的抱着它坐在电话机边上播号码。好像是播了好几遍才播对,听着对面的等待声音一阵一阵的响,最后又变为了无人接听的忙音。这样反复很多次很多次以后,终于这个电话被接通了。


“喂?哥哥?你在哪里?你怎么还没有回来……”


然而对面却是个陌生的,冰冷的声音,在宣判着事实的成立:


“您是这个机主的家人么?机主遭遇了车祸,已经去世了,现在在……”


后面什么都听不见了,就像是这么多年的语言都白学了,她什么都听不懂,什么都不明白。明明每个字都认识的,但是为什么串联在了一起就成了陌生了。迷迷糊糊之间好像谁接过了电话,迷迷糊糊之间好像她辗转反侧去面对了那片白色。


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安安静静的在那里的时候,突然间像是所有情绪都爆发了出来,眼泪猛地上涌,聚集在了眼眶里。


在之后,她睁开了双眼。醒了。


梦散.


眼前是一片黑暗,天边只是微微泛起了白光,估摸着离起床还早。今天是周末,她和叶修打算好了多睡一会儿,然后迟一点去郊区度假农庄摘点果蔬。


但是比预计的要醒来早很多,梦里的一切都太真实,真实的仿佛是发生在一个平行世界里头的故事,而她机缘巧合下去经历了一番。


抬起手捂住自己的眼睛,逼迫着眼睛里头的泪水留出来。含在里面太难受了,即便是没有尝到那个味道,也知道是无比的苦涩。她的动作虽然很轻,但是叶修很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微微睁开眼看她:


“沐橙?怎么了?”她不想让他看见,偏过头擦了擦眼泪,含糊的说了声“没什么”。


但是这个驰骋商场的人,怎么可能会就这样被糊弄过去。他直起身子,探手拂过她带着泪痕的脸颊,问:


“作噩梦了?”看来是个不小的噩梦,居然都让他的沐橙哭了。她从小被她哥哥捧在手心里养大,交到自己手上的时候也是千叮咛万嘱咐,就怕他这个妹妹怎么受委屈了。这么多年,即便是他也鲜少看见她哭过,这么一想真有种想把这个梦拎出来虐一虐的心情。当然,他也就这么想想而已。


“时间还早多睡一会儿吧?前段时间通告不断的,这段时间不好好休息估计没过多久你哥就要上门拜访来了。”替她抹了抹眼泪,叶修低声安慰她。


沐橙听话的点了点头,然后扯住了他说:


“我们今天去农庄以前,去一趟哥哥那儿吧。他是不是昨天就从北京回来了?”


叶修点点头,也没多问,只说:


“好。你先睡,起来后我们就过去。”


“……还有,记得提醒我先给哥哥打个电话。”


叶修躺下来,把她抱进怀里,抚了抚后背,哄她入睡:


“好。”

评论(7)
热度(25)

© 韩雪临Yuki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