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mile encouraged いつも勇気くれた』
(❁´⌔`❁)/~感谢关注♡沉迷舞台,爱好摸鱼,不定期失踪❀孙翔相关内容均在@阿翔翔翔我的嫁

血腥初愿(十五)

写在前头:

1.本篇灵感来源于《初代吸血鬼》,设定参考《吸血鬼日记》&《暮光之城》,反正有关吸血鬼的玩意儿来来去去就这么些梗和设定,多的不用说喜欢的都懂;

2.本篇不会太长,目测中长篇,因为打算早点把《末路使命》终稿确定发放,所以不会被其他坑影响太多。以及,入了本子还没有进群了解发放全稿方法的孩子们赶紧加群:315560416;

3.由于子博孙翔相关小号也在持续更新,所以频率也不是很能保证啦,尽请谅解~

以上,谢谢^ ^

PS:

出来浪了几天,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只能说希望日后能够更太平些,一切安好。最近关于叶橙开了好几个脑洞,然而我要想起我身上背负着的坑好多……于是忍痛把脑洞全部砍砍砍变成了短篇……什么时候可以看到?我不知道。

以及不知道是不是大家看这篇文越来越迷糊的感觉,因为我老喜欢各个地方卖关子,结果太累赘了orz但是写到这儿了就继续写下去……接下来都是神奇的解谜章了……意味着……大概也要结束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坑。          

 

目录:血腥初愿【目录】

 

十五.

这大概是自她醒过来到现在,第一次见到苏沐秋。和她睡下去之前,并没有什么两样,如同一个血族一样,将自己的时光停留在过去的一个时间点。所以苏沐橙睁开的第一眼,就不认为这家伙,是“哥哥”。

“橙橙,见到我不开心吗?”他如同很久以前对她的那样,坐在她的身边,揉了揉她的脑袋问。当然,如果没有加在她身上的那层禁锢就更好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换做谁都开心不起来的。”沐橙笑着,但是整个人是疏离而又冷漠的。

“怎么?莫非在你看来,‘我’是我有人假扮的吗?”仿佛被戳中了心事一般,沐橙皱了皱眉头。苏沐秋笑着起身倒了杯刚榨出来的橙汁,递给她,“真是伤心,橙橙你居然连哥哥都认不出来。哪怕别的可以模仿,但是这个……能吗?”说罢,发动的巫术就带着术法的光亮冲出屋子,就听得远处的一颗大树轰然倒下。

这样的准确,这样的力道,古往今来只有苏沐秋一人而已。哪怕是周泽楷,在这样的术法造诣上也远不及一心研究发明改善巫术的苏沐秋。

其实哪怕没有这一招,她怎么会不知道是真是假。从他出现在她面前,用巫术迫使她乖乖窝在他怀里到这里开始,她就知道。她的哥哥,在做有些事情上面就是这样的任性。但是,哪里又不一样了。

“如果要是以前,你不会这样强迫我去做什么的。”仿佛是自言自语的,沐橙坐在椅子上念叨着。

“我有强迫你做什么了吗?”自己可什么都还没有说啊。

“你带我来这里,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呀……”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说着这句话的沐橙突然就留下了眼泪,“你以前,无论做什么事都会问过我,你说要尊重我的想法和决定。但是,自从那一年,你擅自救我,擅自离开我,现在又擅自出现,擅自带我来这里……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呢?哥哥……你说我认不出你,到底是我认不出还是你变了?”

变了……吗?妹妹都这样说了,那当然是变了的。沐橙沉睡以后,他为了寻找救治方法到处旅行,但是见得多了,想的也就会多,很多东西,逐渐的就会不纯粹了。但是他也知道,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有一样他是绝对没有改变的。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告诉你我带你来这里的原因,然后再问问你的意见,你可以告诉我你的想法。”苏沐秋俯下身身给坐着的妹妹擦眼泪,一边抹去一边听说,“本来我让小周给你带药水,是想让你恢复人类的身份,但是你和那家伙以现在的身份过得很好我就不想强迫什么了,本来我们三个也许可以就这样过下去但是……”讲到这,苏沐秋的神情恍惚了一下,“适合‘首愿礼’进行的时间出现了,混血儿妄图通过‘首愿礼’来换取一方天地生存。而‘首愿礼’的祭祀需要一名祭司,同样是混血儿的祭司。”

早就听云秀他们解释过的沐橙一点都不想再听一遍,她只想要获取信息的重点:

“所以你就和他们一起了?难道你真的觉得,他们要求的只是生存的空间而已吗?”天地万物,所有的生命都有在这片陆地上生存的资格,即便是新兴的超自然生物,他们混血儿也依旧可以,也许需要的不过是时间罢了。而且混血儿会比纯种的任何超自然生物更好的融入人群社会,他们为什么还需要求得生存的空间?

巫师的“首愿礼”,是为求得一个巫师的正名;难道混血儿的礼,也只是求得一个混血儿的正名吗?更何况,严格来说她也是混血儿,那么这一场祭祀,她又为什么从一开始被排除在外却在这个儿关头被带来?

“橙橙,你想的没错。”仿佛是看出了她在想什么,苏沐秋出声告诉她,“我带你来,就是想让你参加这次的‘首愿礼’。”

“我不需要,混血儿也好,吸血鬼也好,女巫也好。我从来没所谓自己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我只想着,我是苏沐橙就可以,我能和哥哥和叶修一起在这个世界过得好好的就可以!其他的剩下的,同我又有什么关系?”苏沐橙盯着他,“那一年……800年的屠杀,是不是你把我们的地址透露给巫师们的。”

苏沐秋一怔,随即惊讶:

“你知道?你怎么会知道?难道是……不对,叶修他也不可能知道。”

“如果你告诉我,你愿意为混血儿主持‘首愿礼’的真正原因,我就告诉你我怎么发现的。”她的语气就像小的时候,拿着叶修告诉自己的小秘密去和哥哥换自己想知道的事情的时候一样。嗓音糯糯的,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像是一个赌气的孩子,让你既无奈又不忍拒绝。

苏沐秋有点头疼地抚了抚额头:

“叶修,你把我妹妹教成什么了?”

“你别赖我啊,除了宠她惯她照顾好她的生活起居以外我可没对她做其他什么事了啊,要问问你自己。”叶修突然出现,苏沐橙有些意外的眨眨眼,也不知道这个人待着多久了,她一点都没有感受到那股熟悉的气息。

“二话不说把我媳妇拐跑了,这笔账咱们怎么算?来,商量一下?。”说着拖了把椅子坐下一副开始谈判的模样。

苏沐秋觉得自己额角的一根神经在暗中跳跃着:

“你……媳……妇……?你就这么拐跑我妹妹我还没和你算账呢!”说完捋起袖子一副要干架的模样,被叶修一个拍肩按在了椅子上:

“行了,沐秋,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你说,我们听。”

 

评论(4)
热度(16)

© 韩雪临Yuki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