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雪临Yukirin

♪♪♪写的故事里囊括了万千世界,自己却还驻足在这一方天地♪♪♪沉迷舞台,不定期失踪❤孙翔相关内容均在@阿翔翔翔我的嫁

四月橙花开

①BE预警BE预警BE预警!!!请注意绕道!!!

②灵感脱胎于《滚蛋吧,肿瘤君!》,病理相关参考电影,没有另外查资料的原因是查完一些淋巴癌案例后我就受不了了。

③有烂尾现象!有偷工减料现象!有文不对题现象!

 

PS:带微量张楚玩儿

以上

 

一.

叶修第一次见到苏沐橙的时候,是他和苏沐秋一起去医院报道实习的那天。

那个时候的苏沐橙刚刚结束了高考,到医院来看望自己因为生产住院的老师。知道自己哥哥在医院实习以后,就立即跑到住院部来探班了。

他们几个同一批进来的实习医生都在会议室里头开统一的教育会议的时候,小姑娘在玻璃门外面探头探脑的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正在讲话的主任不由停下来看向那位小姑娘,就着手里的话筒询问着:

“小姑娘找谁啊?你们谁,来上班还带着家属来了吗?”

正当他想着,没有哪个实习医生会这么不上道,第一天就给医院领导留下这样的印象的时候,就见和自己同一个大学,被誉为是外科界新星的苏沐秋一脸无奈地站起来,同主任说:

“抱歉,是找我的。”奈何他们两个太像了,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他们之间的关系。主任了解了具体情况,也就放了他一码。

“下次就是亲妈妈也不能在工作的时候,打扰你们的时间。对于医生来说,每分每秒都很重要,这关系着病人的生死。”主任这么说了一通,然后继续先前交代的内容。而叶修则分了一根神经留意苏沐秋和小姑娘的情况,他看见苏沐秋出门,试图板起一张脸训话,但是在小姑娘柔柔的眼神和撒娇的架势下,还是举双手投降,让她去门外的长椅上等自己开完会。

那时候的苏沐橙,笑起来眼睛有点弯弯的,没有眯起来的眼睛里头透着灵气。就像四月盛开的橙花,虽然简简单单,却香气四溢美丽动人。仅仅只是那样普普通通的笑着,就仿佛承载了整个世界的快乐。

二.

隔壁23号床位原来是空着的,最近多了一个病人入住,听说也是一个医生的亲属。把亲属安排在同一个病房里头,倒也省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苏沐橙坐在病床上吃着哥哥托护士给她送来的午饭的时候,这样想。顺便偷乐着,自己终于有一个伴,不用每天盼望着那两个家伙没有定数的探望了。

23号床位的病友叫做楚云秀,胃里长了名叫“息肉”的玩意儿,需要住院动手术切除。本来不需要这么早就躺进来的,但是她的男朋友兼本院消化内科主任医师张新杰表示,她这个胃都是自己折腾坏的,还是早点躺进来他盯着养比较好。

“所以说啊,他就是专制!赤裸裸的专制!”楚云秀一脸愤愤的拿勺子戳碗里的“养胃粥”,和隔壁床友分享着自己被独裁的整个心酸历程。她是一个外企精算师,每天忙上忙下,不停加班熬夜,哪有什么闲工夫管吃饭这事儿。久而久之这胃就承受不住负担,崩了。忙于医院事情,没工夫在其他时候看管她的胃的男朋友,借机就把她挪到自己眼皮子底下养着。

“其实这样也很好啊,至少你可以休息了嘛。”苏沐橙抱着枕头看着她,“而且秀秀你嘴上说着反对,其实心里是很乐意被这样照顾的吧。”

楚云秀抿了口粥,有点别扭地偏过头:

“他是医生,我是精算师,我俩工作都忙。出了学校根本就没有多少时间在一起,现在这样其实也挺好的,最起码他是医生我是病人,我们每天接触的时间都多了很多。不然,我还真担心,有一天我们都会因为工作的缘故……而分开……”

沐橙坐在一边静静听着,她接触这个医院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经常会看到病房里的那些痛苦和绝望,感觉整个医院的气氛都很沉重。那时候她很担心苏沐秋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心理环境也会被影响的很不好。这是她头一次,在这个冷冰冰的氛围,感受到了来自其他人的幸福和温暖,如果整个医院都是这样的话,那该多好啊。

“对了,沐沐。”云秀咽下最后一口粥,把碗推开,“虽然我们一个病房的,但是我好像听新杰说,我们不是一种病啊。你得的什么?”

沐橙眨了眨眼:

“就……身体里长了样东西,需要……”说着做了个“咔嚓”的手势。

云秀身体微微向后做出“受到惊吓”的模样,然后又稍稍前倾,压低了声音问她:

“……肿瘤啊?”

沐橙毫不在意的,甚至是有点好笑的看着她:

“是啊,你干嘛啊,神神秘秘的。”

云秀突然间不知道应该摆出什么表情:

“肿瘤诶……”一不小心,就要死人的!

“对啊,肿瘤嘛,反正叶修说的,把它从我身体里踢出去就好了。”这姑娘的语气里甚至有点轻快,尤其是在提到那个名字的时候,仿佛整个房间的色彩都明亮了。

哦?叶修?该院的肿瘤科专家啊……云秀有点意味深长地看着笑着的姑娘,然后把视线挪到正从门口进来的、她口中的“叶修”身上。

总感觉,自己发现了什么呢。

三.

此刻的叶修只是进来查个房,做个例行的询问检查。但是在检查签字后,却没有和在其他病房一样立即离开,而是沿床而坐,和沐橙聊了会儿天。

“今天周三……”苏沐橙的语气似乎有点不满。

“我知道,但是上周被你哥发现了。”叶修语气有点无可奈何的样子,但内里是分明就是宠溺的。

“唔……说好了每周三给我带街角那家店的法芙娜的。”沐橙伸手用力戳着怀里的枕头。

看着她犯小脾气的样子,坐在身边的那个人,揉了揉她的脑袋:

“你哥下午要进手术室,我让小唐带给你,你自己吃的时候注意一点。”

她点点头,乐得蹭了蹭叶修的手,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他:

“明天……是不是又要去做检查了啊?”

“嗯,这是最后一次了,明天之后就可以确定你的治疗方案了。”

沐橙把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偏过头看他:

“治疗的过程,会很难受吗?”

叶修似乎是愣了愣,随即安抚她:

“这些你都不要管,交给我就好了。”你只需要相信我,而所有治疗疾病相关的问题都让我去头疼。

沐橙眨了眨眼,然后冲他笑:

“嗯,我就相信你。”

这时候,有护士在门口敲了敲门示意他:

“叶医生,这个处方请你签个字。”

“就来。”叶修应了一声,然后站起来对她说,“我先去工作,下午再来看你。”

叶修前脚刚走,苏沐秋后脚就来。明天又有一次检查,但是他正好轮到门诊,不管怎么样还是有点担心要过来看看妹妹叮嘱点事情。

“你看看都秋天了,还穿着这么少,说什么会照顾自己,谁信。”苏沐秋边说边给她套上外套。

“病房里又不冷,还有点闷闷的,哪里需要裹这么严实啊……”沐橙虽然嘴上反驳,但还是乖乖就着苏沐秋的动作套上外套。

“说的你很老实一样,是谁时不时跑出病房瞎晃悠还不知道套外套的?别以为你上次晚上跑去天台和叶修聊天结果披着他外套回来的那件事我不知道,这要是我俩都不在,你又把自己给冻着了怎么办?”苏沐秋戳了戳她的额头让她长长记性。

沐橙委委屈屈地捂着额头,缩在被窝里“哦”了一声。隔壁床位楚云秀的憋笑声,隔着帘子她都可以听得到。想起刚才叶修说的话,她忍不住问:

“哥你下午又要手术啊?这周怎么这么多?”

说到这个苏沐秋也是有点头疼,他最近总是夜班连着门诊上,或者半夜被喊来做手术第二天早上住院部又要上班。整个人都要晕乎了,也亏得职业素养今天还有力气来看一眼自家妹妹,结果下午还有一台手术,他觉得他再不回家躺一躺估计病人没事他先要英年早逝了。也不知道现在的人都怎么想的,对自己这么不小心,时不时要闹出点毛病。但是在妹妹面前他还是不能说破,只是揉了揉她的脑袋让她宽心:

“没事儿,小手术很快就可以解决的。说不准还有时间晚上陪你吃饭。”

沐橙勾了勾他的手指,没有接话。她知道他很累了,眼底的疲惫和慢慢浮现的血丝都在喊着他需要休息。可是他不想让她担心,她也不想把他的好心捅破。蓦地有些怀念,以前她还没有生病的时候,哥哥每天还会回家的日子。然而自从她生病了,哪怕没有上班他也多半会在医院陪着自己,那个家倒更像是旅店一般的存在了。

“我没事的哥哥。”沐橙弯了弯嘴角,笑的乖巧而又安慰人心,“你去忙吧,我一个人也可以的。”

四.

虽然话是这么说吧,但是走进氛围冰凉的化验室的时候,沐橙还是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叶修从门外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小姑娘拘谨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摸索着坐上化验的床。化验的助理护士正在替他做着器材准备,她一个人坐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他认识沐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么多年都是在医院里打的交道。从前他还笑她不在医院工作都要把医院当成家了,都是她那个工作狂哥哥带的。而现在他才知道,再怎么熟悉这个环境,搁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终究还是会怕的。

叶修走上前揉了揉她的脑袋:

“来这么早?”

手心感受到发顶的旋转,小姑娘抬起头见到是他,撇了撇嘴:

“是你迟到了,叶医生。”

叶修绕过床去做了清洁工作,翻看了一下器材示意她躺下来背对着自己:

“可能会有些痛,但是也不能动,我不想在你身上多扎两针。”

以为差不多是打针的疼痛程度,沐橙觉得叶修也太把她当小孩子了,不以为然哼哼着答应了。当刺穿的针扎进背脊的那一刻,仿佛是利刃直接横进了脊椎骨。她并不能确定痛感来自于具体的哪一块,但是能够感受到整个背都在叫嚣着痛。她死命咬住自己的嘴唇,手指拼命收拢把床单都揪起来,让自己努力不移动分毫。

小的时候,她一个人在家楼下和小朋友们玩。有的时候小朋友们使坏,让她摔倒了,她也只是爬起来拍拍伤口没有喊痛。回到家在哥哥发现以前她更是努力的用裙子遮盖住伤口。她早就知道,喊痛是不会和别人家一样有爸爸妈妈过来呼呼和安慰的,哭更是浪费时间和泪水的事情。更何况,她不能让哥哥担心。

这么多年,她一直以为自己的扛痛能力很好。好到甚至自己都以为自己是铁甲铜壁铸就的身躯,直到这次生病,直到今天化验,直到遇到叶修。

回过神的时候,那个人已经蹲在他面前,轻轻揉着她的下唇,示意牙齿把它放开:

“别咬唇。”她看见他说,她看着他握住她的手告诉他,“痛就说出来,我听着。”

眼前突然弥漫起一片水雾,她只听见自己有些委屈有些哭腔地开口:

“叶修……”

“好痛。”

五.

再次嗅到病房里熟悉的橙花香的时候,背上的疼痛已经逐渐散去了。

说到这个橙花,还是因为她名字里带了个“橙”字,有一回叶修去香港开研讨会的时候,回来给她带了一堆的橙花蜂蜜、橙花精油、橙花护手霜什么的。自那以后她就特别喜欢这个味道,于是叶修和苏沐秋只要有出差就会去找找有没有橙花的相关产品给她带回来。久而久之她身上和病房里都带着一股橙花香。

她坐了起来往边上看了看,隔壁床位的楚云秀正在喝粥。就云秀自己说,自从因为胃息肉住进医院,张新杰变着法给她做了很多不同的流食,觉得以后他不做医生开一家粥铺也可以过日子了。记得当时她还跟了一句,那你是不是就可以不做精算师荣生老板娘了?此刻,那位未来的粥铺老板娘看她起来了,拿过手边的纸巾擦了擦嘴,慰问她:

“醒啦?还痛吗?”

睡得有点迷迷糊糊的沐橙摇了摇头,云秀看她这样子,决定讲点八卦给她醒醒神:

“你知道你昨天是怎么回来的么?”

嗯?怎么回来?难道不是自己回来的么?她疑惑地看着云秀,对方一看她这神情就知道她肯定不知道:

“叶修抱你回来的。”

哦,叶修抱……什么?!苏沐橙顿时变脸成了目瞪口呆的表情:

“抱……抱?”化验室在门诊部的二楼呢!她在住院部的五楼!哪怕从内部走廊过也是要坐个电梯过个长走廊的!!!完了完了完了,这下全医院都要知道了……等等。

苏沐橙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在害怕什么?他俩又没什么的,不过是叶修和她哥关系好她也和叶修比较熟,而且叶修也很照顾她,大约也是当自个儿妹妹照顾了,这全医院的人也都知道的,自己干嘛呢这是。想到这点,沐橙一个猛的回头,盯着给她挖了个坑叫她跳下去结果她就跳下去了的楚云秀。

云秀把粥碗收拾好,注意到她的眼神耸了耸肩:

“不关我的事啊,是你要想多的。”说完她站起来整理东西,苏沐橙这才注意到她的床铺干干净净,东西也都装进了床边的大箱子:

“你要走了?”

楚云秀正在整理身上的衣服,听到她这句话应了一声:

“嗯,是啊。手术也做了,调养的也差不多了。我觉得我在这儿也是霸占着床位,好不容易把新杰说通了放我回去,今天就出院了。”她走到沐橙床边,把一只玩偶兔子搁在她的床头,“里头缝的橙花香包,祝你早日康复。”

“嗯,谢谢。”毕竟是处了这么些时间的病友,两人聊得还很来,沐橙打心底还是很喜欢这个朋友的。

云秀走后,结束上午门诊的苏沐秋匆匆赶过来给她送饭。她打量着他的脸色感觉很不好的样子有点担心:

“哥哥你不去休息一下吗?喊我过去吃饭也可以啊,上午的门诊人是不是很多?”

然而苏沐秋却一副不在状态的样子,沐橙喊了他好几声,他才回过神:

“啊,没什么,你快吃饭吧。中午休息一会儿,下午叶修要来查房,今天可能会带着实习生,他们说的乱七八糟的你也不用听。”他打开食盒把饭菜给她端出来,“今天我下班要回家一趟,明天休息一天。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明天给你带过来。”

“难得休息,哥你就在家里吧,不用总是顾念我。”沐橙接过筷子,端着碗扒饭。

“那怎么行,难得休息我就要好好陪陪你。等会儿你想好了要什么和叶修说也行,让他告诉我就好。下午预约号排的挺满的,我过一会儿就要回门诊部了,中午记得睡一会儿,被子盖牢了。”

看着自己絮絮叨叨的哥哥,沐橙有点小埋怨,但是又很开心。吃饭的空余还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应道:

“知道啦。”

六.

叶修下午查房的时候少了几根神经,这几根神经都分出去想其他的事儿了。

中午那会儿苏沐秋跑到他办公室抢他刚拿到手的化验单,之后揪着他衣领说话的情景似乎还在眼前。他这么多年,在肿瘤这一科,遇到过很多救治不好的病人,从没有哪一个和这一个一样,让他第一次对自己选择的这条路产生了怀疑。

七弯八拐的,最终还是要去那一间病房。听说张新杰家的那位已经出院了,现在病房里头只有她一个人,大概会很无聊吧。几乎和他想的差不多,进门就看见她一个人窝在床上抱着平板在刷游戏。

见他走进去,她和往常一样笑了笑,眼睛里头透露出些许欣喜的光。但是看到他身后跟着一串的陌生人后,立即收敛了脸上绽放的笑容,端端正正坐好等着他们汇报病情。

叶修见到她这个架势,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问实习生们:

“谁来?”

有一个男生站了出来,翻开手上的簿子就要念,被叶修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不要念病例。”

实习生乖乖收了本子,开始犹如背书一般汇报她的病情。因为那副样子实在是太像她还在读书时候班级里被抽查到背书的男生的样子了,以至于没听见多少和自己病情有关的。只大概听到“非霍金性”、“化疗”等等的词汇。叶修讲评完回头,看见她一脸神游天外的表情有些无奈。扶起她的头在脖子附近按压着,顺便问她:

“感觉怎么样今天?排便都还顺畅么?”

沐橙侧过头想了想,点点头:

“嗯,都挺好的。”

叶修稍作检查发现都没问题,然后叮嘱实习生们两句让他们做个记录,回过头又和沐橙说:

“你哥让我问问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他明天给你带。”

一提到这个问题,沐橙就鼓起腮帮子一脸不高兴:

“哎呀都和他说了不用了嘛,他平时工作那么忙休息日还不在家里好好休息。我这么大一个活人还能怎么样嘛,他休息不好我才担心……”

叶修和他们两个认识这些年,对他们的情况基本也是知道的。兄妹俩从小没有父母,靠着一笔经费挣扎到了苏沐秋正式工作的时候。沐橙时常会和他说起他们以前的事,他知道她还是很心疼自己的哥哥,很想为他分担点什么,只是……

“他也是想多陪陪你,毕竟平时事情多。你接下来要准备做化疗了,可能会很难受,怕不怕?”沐橙看着他笑了笑:

“不怕啊,你说的让我相信你就好,所以我相信你不会让我难受的。”

叶修看着她的笑容,走了神。从第一次见到她开始,他就知道她笑起来特别好看。整个人暖洋洋的感觉,仿佛靠近她就是靠近了温暖。但是此时此刻,这个笑容底下还包含的无条件的信任,让他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他不知道拿什么去回应这份信任。

最终,他只是揉了揉她的脑袋。

七.

楚云秀来看她的那天,她刚结束化疗的疗程,等着评效的结果。

她坐在床上,时不时往门边瞄上两眼,等着叶修给她送今天份的法芙娜。没等来叶修,却等来了楚云秀。

“沐沐,感觉怎么样啊?”

“秀秀?”沐橙有些惊喜地看着朋友出现,摸着下了床上前给了人一个拥抱,“你怎么有空来看我?”还以为下次见又是被工作虐伤了胃被张医生给捉进医院呢。

“我辞职了。”云秀有些神秘的笑笑。

“当老板娘啦?”沐橙意会,立即凑上前去咬耳朵求证实。

“是老板娘,不过不是粥铺的哦。”云秀把东西往床头一放,“我开了一家咖啡店,现在每天都过上了‘伪’小资的生活。”

“真好,我就说了嘛,还是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才是最好的。秀秀,恭喜你。”沐橙拉着朋友的手道,云秀顺势拉她在床上坐下:

“我要感谢你才是,要不是你说我估计就要死在工作岗位上了。”

“去,别乱说话啊。”沐橙拍了她一下,阻止她继续在这个话题上扯谈。云秀像是想起了什么,把放在床头的东西拎过来拿给她:

“前几天我去香港玩了一趟,给你带的你最爱的橙花蜂蜜。还是你最喜欢的牌子。”

“正好我之前的那罐吃完了呢,谢谢你啊秀秀。”沐橙很开心,抱着蜂蜜罐子蹭了蹭脸颊。

“不过话说回来沐沐,我见过喜欢吃甜的小姑娘,没见过像你这么喜欢吃甜的还是个病人。你哥不管你啊?”

“管,当然管。”说起这档子事沐橙就有点小脾气,“不仅哥哥管我,叶修现在也管着我。所以我都是偷偷吃的,我觉得人生已经这么苦难了,干嘛还要找苦吃啊,吃点甜的中和一下多好。”

云秀看着好友抱着蜂蜜罐子仰头躺在床上乐的模样,思绪却飞向了来之前在新杰办公室里头听到的事情。

“非霍金性淋巴肿瘤……晚期?”楚云秀愣了愣,“那这个意思……不是……淋巴癌么?”

淋巴,遍布全身,即便是早期肿瘤也没有办法同其他肿瘤一样进行切除手术。说白了,得上了这个病别说治愈率了,能够多活些时候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那一刻,她脑海里浮现了以前同病房的小姑娘,那个笑起来世界都明亮了的小姑娘。也是那个时候她突然想到,和她关系不大一般的她的主治医生叶修,在知道消息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呢?

 

叶修在天台上抽烟,做医生其实很累,经常要熬夜不能好好休息,明明是医生却时常拖垮自己的身体。后来抽烟就成了他解压的一种方式,只是在认识沐橙以后他不怎么抽了。

得了空跑到这里来,明明是想放空自己放松一下,却不时的冒出以前上学的时候问教授的一句话:

“当遇到没有救活的病人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受?”

教授看了他一眼,告诉他:

“一开始很难过,渐渐的也就习惯了。医生在医院里,最不缺的就是每天的生老病死。如果你把时间都放在了伤心难过上面,又会导致多少人的死亡。”

他们不是不难过,他们是没有时间难过,不能难过。他们的时间和精力都应当投放到对病人的照顾和治疗当中,很多事情对于医生来说也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

然而这一次,对叶修来说,不一样。

苏沐橙,不一样。

叶修将手里的烟蒂碾灭,看了眼手机的信息飞快地跑进去——24号床突发状况——苏沐橙的床号。

苏沐橙到底哪里不一样吗?

因为她是他喜欢的人啊。

八.

这次的溶瘤综合征来的突然。

苏沐秋出门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回来就看见接着苏沐橙的仪器发出了警告,他立即附身按了铃,接着就拍着妹妹的脸试图唤醒她:

“橙橙?橙橙?不要睡,醒一醒……”

最先到的是护士,她带着氧气瓶来,先给沐橙罩上。然后冲着门口问后续来的护士们:

“叶医生来了没有?”

话音刚落,就见叶修边走边披白大褂,跑进病房,听护士给他汇报的情况。他拿起听诊器听了一下沐橙的心跳,一片安静,安静的让他心跳加速。伸手握过她的手腕,什么都没有,寂静的可怕。叶修努力保证自己的镇静,对护士道:

“准备除颤,双向二百焦。”他接过电击器,感觉自己的手都在颤抖,但是现在不可以,现在绝对不可以。他深吸了一口气,等着护士告诉他:

“充电完毕。”

他将电击器摁在沐橙的胸膛上,看着她随着自己的动作一个起伏,却依旧了无生气。做着心脏起搏的动作,盯着仪器,希望上面能够出现他想看到的数字。

然而没有。

什么都没有。

但是还不够,这还远远不够让他在这里止步:

“准备肾上腺素,一毫克,静推。”

护士拿着针筒问他:

“给药吗?”

他点头:

“给药。”

电击器又往上加到了二百四十焦,在周围的医护人员连带着苏沐秋都能感觉到,到了这个地步,叶修已经徘徊在失态的边缘了。谁也不知道如果再不起色的话,会发生点什么。

好在,仪器的声响告诉他们,沐橙的脉搏和血压都回来了。此时此刻,那个仪器的声音仿佛是世界上最动听的音乐,把所有浮动起来的异样情绪,都压了回去。叶修再次握住沐橙的手腕,清晰感受到脉搏的跳动以后,才平静下来对护士说:

“给她补液,半小时检查一次。有什么问题立即喊我。”

护士应下,他签完字以后脚步略微虚浮。苏沐秋回过头看了眼呼吸正常正在接受补液的妹妹,随着叶修的脚步出去了。

一番折腾,他又回到了天台上。从口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的时候,手还留有之前的颤抖,竟也是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一天。

“给我一根?”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叶修回过头,见是苏沐秋,把手上的烟递过去让他自己拿。点上以后,苏沐秋深吸了一口,“紧张的过分到一点都不像你。”

“换你也一样。”叶修抬头看了看暗到星星都不出现的天空,“那可是沐橙。”

苏沐秋摇摇头:

“这点,你比我做得好。至少我,撑不到救醒她的时候。”因为太亲,所以害怕;因为害怕,所以失败。然而那一刻苏沐秋真的很想问问叶修,他究竟是怎么做到去克服这种感受的呢?

“我们是医生,不是神。”明明天上没有光,但是叶修却坚持仰着脖子,执着程度和正在治疗颈椎病的患者一样,“要遇到太多的失败案例,遇到太多的无可奈何。可是有的时候,哪怕没有希望了,我也想挣扎一下。”

苏沐秋低头看着之间已经燃烧尽的烟,灰在台上弯弯曲曲攒了一溜,然后被夜风轻轻带走,散在空气里。有的时候,生命也不过一片灰尘,很容易就散落在了这个世界里湮灭。作为一个医生,他很理性的知道自己妹妹的病情。只是他没有想到,作为肿瘤专家的叶修,反而比他在这件事上还看不开。

后来有一天,他再次回想起那个晚上,突然意识到叶修一直抬头的原因,也许是流泪了。

九.

那一次被溶瘤综合征折腾过以后,沐橙的情况就每况愈下了。

她已经没办法同以前一样,在医院的各个角落进行蹦跶。从前医院的大家很喜欢她,很喜欢看到她的笑容。无论是医护人员还是病人,看见她就会觉得心情都明亮了。连带着从前很是苛刻的主任,也对沐橙宽容了几分。

然而她现在只能缩在被窝里头,每天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看着空白借着想象过日子。更多的时候,也许她实在沉睡,醒来的时候身边除了淡淡的橙花香,偶尔还会看到哥哥或者是叶修。

有一天她醒过来的时候,看到叶修撑着头在她床边睡着了。她从来没有看到过他这样疲惫的样子,蓦地觉得有点心疼,想挪一挪手碰一碰他。结果才挪了一下,就把他给挪醒了,觉得吵醒了他好不容易的觉的沐橙觉得很愧疚。

然而看到他醒的叶修却很开心,凑上去看了看她:

“今天怎么样?还难受吗?”

沐橙想了想,点点头:

“每天打了药就会想吐,吐又吐不出来,然后又吃了止吐的药,结果会便秘。后来吃了便秘的药,结果马上又头痛了……叶修,为什么吃了那么多药还是会难受啊?”

她的语气充满着好奇,就像是一个好学的学生在请教着问题的答案,带着满满的信任和敬仰。

“因为药都是混蛋。”

“你居然让我吃混蛋!难道你是大混蛋嘛?”沐橙扯了扯嘴角,打趣他。

“嗯我是大混蛋大BOSS!怎么样?要攻略我吗?”

“哼,我要收复了混蛋们一起对付你这个大混蛋!”

“那大混蛋今天给你带来的橙花你喜不喜欢?”

“哎?”沐橙转过头看到床头上一个小小的玻璃瓶,里面漂浮了一支漂亮的白花,绽放的正好,永远停留在了这美好的一天,“原来橙花……是长的这样的啊……”

“很漂亮吧?”末了还补上一句,“和我们沐橙一样。”

“我才没有它好看呢,我现在可难看了……”

“听人说,橙花的话语是叫‘新娘的喜悦’,非常适合用在婚礼上。如果沐橙的话,用这个花就更合适了。”

“说的好像会有人娶我一样,你看我现在没头发,整个人还瘦不拉几的……谁要啊?”沐橙佯装生气,打算转过头装睡,却听到耳边一声:

“我要。”叶修拉住她的手告诉她,“我要,你嫁不嫁?”

沐橙愣住了,就这么直白的盯着他,仿佛有什么精心经营起来的东西,在这一刻崩塌了。随后,大把的眼泪从沐橙眼中涌现出来:

“叶修……我都知道……我都知道……可是……”

我都知道你对我的感情,我也都知道自己的病情,虽然我也很喜欢你,可是我不能这么自私,不能用一个即将离开人世的我去拴住一个完好无损的你。那样太过分了,太残忍了,不是她苏沐橙会做的事情!

所以,她不接受。

她不能接受。

十.

人的生命说长也长,七八十年的够慢慢看尽这一生;说短也短,几十年的突然间就消失了。甚至还来不及抓住什么,体验什么,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沐橙靠在哥哥的怀里,和他回忆起从前的一些事:

“哥哥,你还记得吗?高中有一年……我在网上看到一条好漂亮的裙子,很喜欢,但是好贵。那时候我们家都没有什么钱,你说,再等几年,等你工作了有钱了,就可以帮我把那条裙子买回家了。我说好,这么漂亮的裙子,我可以留着你结婚的时候穿。结果……还没到你工作的那天,这条裙子就没有了……”

沐秋搂着妹妹,想起曾经的他们拮据的日子。这么些年,即便是他想方设法,也没能给妹妹一个更好的生活。这么多年她从没有要求过他什么,但是往往最基本的一些愿望,他都没能为她实现。想她这么些年来,没怎么穿过漂亮的裙子,也没有同喜欢的男孩子出门去约会,就这么的要走到了这一路的尽头。这个时候,所有积压在心里一个角落的情感全部喷涌而出了。

“橙橙……等过一段时间,你身体好点了,头发再长出来了,哥哥给你买漂亮的小裙子,和叶修一起陪你出去玩好不好?”

“哥哥你们两个哪里会有空啊,都是工作狂。”沐橙笑了笑,“但是你们也要注意身体,不要太操劳了。”

“我们会注意的,大不了就请假或者辞职,陪你出去玩才比较重要。”沐秋低头抚了抚她的侧脸,有些冰凉的让人心惊。

“哥哥……叶修呢?”

“我去叫他过来?”

“不用了,我逗你呢……他昨天就告诉我了,他今天去市里开研讨会,下午要回来给我带法芙娜的。”沐橙有点开心地笑了笑,“哥哥对不起,我每周都威胁叶修偷偷给我带法芙娜。”

“我都知道……要不是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以为你们两个能一直这样通零食么?”他伸手揪了揪她脸颊的肉,就和小时候一样。

“那既然你答应了,那你告诉他。如果今天没有给我带法芙娜……就不要来见我了……好不好?”她这最后的模样,一定会很丑很丑,她不想他见到她最后的样子,是这样的难看。

感觉空气已经从身边被抽走了,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沉了下去。沐橙在最后的时刻眨了眨眼,告诉沐秋:

“哥哥……其实我好想告诉他……”我也喜欢他。

但那已经化为仪器上面,长而单调的音节。

而那个时候,从糕点店中走出来的叶修蓦地手脱力,手中的袋子掉到了地上,法芙娜碎了一地。

 

评论(33)
热度(111)

© 韩雪临Yuki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