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mile encouraged いつも勇気くれた』
(❁´⌔`❁)/~感谢关注♡沉迷舞台,爱好摸鱼,不定期失踪❀孙翔相关内容均在@阿翔翔翔我的嫁

发发和她的大魔王

 超级爱亲爱的(づ ̄ 3 ̄)づ最喜欢鸡腿子画的这对了~~~我双梦的发发就叫芃芃OUO

夭叶舒华:

上来除个草......

亲爱哒破壳日快乐(づ ̄ 3 ̄)づ @韩雪临Shmily 

虽然标题是发发和她的大魔王。。。但是师父父和军娘娘超级抢戏orz原谅我




撤退途中落入了狼牙军的布下的埋伏中,这对本就行军仓促的大军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小燕!”徐沨是个果断利落的性子,在心底衡量一瞬已作出决定,在狼牙军的包围圈还未形成前,对着年轻的苍云士兵厉喝,“带着大家走!我断后!”

他看着自己一直敬重的将军那本该是俏丽精致的面容早染上了血污,天策的军服也破烂不堪,一双眼却依然熠熠发亮,闪烁着不灭的战意,他刚想开口说让他留下断后,将军带人离开,却见她勒马停步,抽出背后哪怕染血锋利依旧的长枪,转身面对了敌人。

他,没有选择,只能咬牙前行。

一直在队伍中间被将士们保护着的万花医者中突然蹿出一人,墨衣乌发被风吹得飘在身后,他加紧几步,策马与他平行,扬声道:“接着!”

他抬眸,就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向他飞来,他被吓了一大跳,赶忙伸手接住,放到身前坐好。

那个把自己徒弟干脆利落扔下的坏师傅在亲眼见到徒弟安全后,毅然调头向徐沨的方向而去。

芃芃突然被师傅这么一扔,整个人都愣住了,软软小小的身子趴在小燕怀里惊魂不定的问道:“师父父要去哪里?他不跟我们一起走了吗?”

苍云士兵抿了抿唇,低头看着小姑娘水灵灵的眸子,有些艰涩的回答:“他去找将军了。”

芃芃虽然年幼,但是跟着师傅在军营中待了这么久也知道将军说的是谁,刚刚更是亲眼看见徐沨独自留了下来。

“师傅和姨姨,可以回来吗?”她揪着苍云将士的衣角,惴惴不安的问。

“可以回来的。”她听着一直信赖着的男子沉声回答,然后温暖的掌心覆上了她顺滑的长发,再次道,“一定可以的!”

不光是要安慰芃芃,更是要说服自己。

幸好,两人的确是回来了,如果不算徐沨是被阿萚一路抱回来,到了驻扎的营地就难见的失了风度惊慌失措连命令都无法好好下达的话。

只看将军背后那几乎将她腰斩的伤便知道他们突围有多不容易。

所有的万花医者都聚集到了将军帐中,连着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治疗,有行动能力的将士都站在帐外。

芃芃开始也是强忍着睡意站在小燕身边等待着治疗的结果,却终究因为年幼,一个没站稳,踉跄了一下,然后,就被小燕给抱起来,往她住的帐篷走去。

“小燕,姨姨。”即使头沾着枕头,芃芃依旧惦念着生死不明的徐沨,拽着小燕的手指,含含糊糊的道,“我要等姨姨好起来。”

“会好起来的,治疗完了我叫你。”用手覆盖住芃芃的双眼,小燕低声道,“你先睡吧。”

“嗯……”抗拒不了周公的召唤,芃芃陷入深沉的睡眠中。

替她拉好被子,小燕掀开帐子就见被强制去睡眠的阿萚站在帐子前。

默默的看着原本风流潇洒的万花弟子一片狼藉还不自知的模样,他想了想,没话找话:“睡不着?”

阿萚眼神没从将军帐子上移开,漫不经心的应道:“嗯。”

他本就不善言辞,此时更是无法接话,只是沉默着站着与他一起等待着。

“她这次伤得很重,”阿萚缓缓的开口,原本清朗如流水般的声线嘶哑难听,“可能醒不过来了。”

小燕一震,抬眼看他,却见他转过头来,眸子黑沉沉的,无一丝情绪,小燕的心就那么一沉,猜不透他什么意思。

“她昏迷前给我留话,若是……”他顿了顿,终究是没说出那个字,“由你来接将军的位置。”

“我不会接。”他平淡的回道,连声调都没有起伏,“她不会有事的。”

阿萚抬眸看了他一眼,随即又垂眸,轻轻的嗯了一声。

徐沨在昏迷了三天后,终于悠悠醒来,整个营地都沸腾了,小燕更在第一时间赶到帐子里。

有人比他更快一步,他只来得及看一眼,就被人打包送出帐子。

附送小小万花弟子一只。

“姨姨醒了呢!”芃芃坐在他身边,一连三天都写满愁容的小脸终于露出了笑容,只看得他心头一暖。

“嗯,醒了。”他低声重复,“醒了……就好。”

“师父这些天一直都是不笑的,每天都守着姨姨。”芃芃低喃着,“我从来都没看到过那么脏的师父。”

小燕不言,万花弟子好像人人都有洁癖似的,虽然也不是不能迁就,可一旦有条件能洗澡绝对会想法子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

徐沨在清醒后迅速接手了工作,即使还躺在床上也不妨碍她天天命人进来跟她汇报近况。

几天后,徐沨下了令,让还未成年的万花弟子全部离开,回万花谷。

其中就包括了芃芃。

在军营帮着端茶送水的小姑娘听到这个消息后整个人都愣了。

要回去?

回哪里去?

回到万花谷去,回到她成长的地方去。

那她就见不到小燕了?

芃芃把药碗往地上一放,转身就跑开。

“师父!”她首先找到了一直依赖的师父,抱住了在给徐沨配药的师父的大腿,仰起头可怜巴巴看他,“师父我不要走!”

正在为某个不好好躺床上养伤的人生闷气的阿萚闻言想都没想就回答:“留下做什么?你又没什么用。”

瞬间小姑娘感觉自己受到了暴击,跺了一下脚跑走。

阿萚抬眸看了她背影一眼,不用猜也知道她去找谁了,索性也没管。

“小燕!”她轻而易举的找到刚从校场上下来的苍云士兵,“师父父要送我走。”

他眸光闪烁了一下。

这个命令他昨天就知道了,虽然不舍但是他却知道这是正确的,芃芃根本没有自保能力,伤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他也不能随时随地照顾好她,把她送回万花谷是最正确的选择。

所以,面对芃芃希冀的目光,他缓缓的摇了摇头。

芃芃不可思议的看了他一眼,哇的一声大哭跑开:“小燕是大坏蛋!”

他想追,却又不知道追上去做什么,而且集合的哨声响起,他只能转身离去。

心灵被伤害的小姑娘躲了自家师父父好几天,此间小燕一次都没有出现过她面前,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毕竟小燕从来没有主动找过她,都是她去找的小燕。

这么几天下来,她怎么撒娇都没用,她只能乖乖收拾好行李等着分别的日子来到。

阿萚作为成年人,亦是医术数一数二的万花谷弟子毫无疑问的留了下来,亲手送别自己的小徒弟。

趴在师父的肩头,芃芃眼神不停乱瞄,可就是没找到自己想找的那个人。

“小燕前几天被派出去把路上几个狼牙据点清扫干净。”看着小徒弟望眼欲穿的样子,阿萚淡淡的解释道。

芃芃脸色一白,看向师父的眸子的目光就尽是不知所措。

阿萚不理她,把她交给了专门为了这事赶来的筱筱:“麻烦了。”

筱筱摸了摸依然呆愣的芃芃的脸,有些心疼:“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芃芃的。”

阿萚点点头,目光转向在长安就见到跟在筱筱身边的丐帮,收到大大的傻笑一枚:“放心,人一定给你安全送到。”

在上车前,芃芃才终于回过神来,挣扎:“不,我要留下!我要看见小燕他好好的。”

阿萚用简单的一句话让她乖乖听话:“不听话他的信件我都拦下。”

芃芃一僵,终于还是消停下来,只是看向师父的眼里第一次带上了几分怨念。

阿萚视而不见。

郁郁寡欢的芃芃被送回了万花谷,可是好像在小小的年纪就懂了“愁思”怎么写一样,同门师姐妹说她会在不经意间望着天边发起呆。

她望着的是雁门关外的方向。

她在等某个人的消息。

在她回到谷中半个月后,师父的书信被送来了,过了这么久,她其实也是知道师父当年是为了她好,她只是……不舍得。

不舍得离开,有他的地方。

师父的字一如既往的隽秀,她一目十行的看完,说的也不过是军营中的事,提到了她在军营中认识的每个人。

唯独没提到小燕。

她不由得猜是不是他出事了师父才不愿提他,这么一想,眼泪就忍不住要落下来。

却在翻页后看到一行歪歪扭扭的字迹:“平安勿念。”

明明只有四个字,却写错了好几个,字还丑的需要她连蒙带猜。

但是却是她熟悉的。

抽了抽鼻子,她小心翼翼的将这封信放到小盒子中收好。

她会一直等,等到大唐收复,等到他可以策马来花谷或者她允许再次上战场的那一天。




评论
热度(38)
  1. 韩雪临Yukirin夭叶舒华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爱亲爱的(づ ̄ 3 ̄)づ最喜欢鸡腿子画的这对了~~~我双梦的发发就叫芃芃OUO

© 韩雪临Yuki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