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mile encouraged いつも勇気くれた』
(❁´⌔`❁)/~感谢关注♡沉迷舞台,爱好摸鱼,不定期失踪❀孙翔相关内容均在@阿翔翔翔我的嫁

【叶橙七夕24H/8H】黄经75度

关键词:芒种


70°

“芒种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九个节气,也是夏季的第三个节气,表示仲夏时节的正式开始。”教室里的电扇在晃晃悠悠地工作着,记忆里老师模样的人端着书本站在讲台上,讲解着枯燥的内容,“没几天就要到芒种了,接下来在我国的中下游地区将进入黄梅时节,不仅多雨气温也会逐渐升高。”

啊,天气要开始变热了啊,怪不得最近人都变得很烦躁了。幸好马上要放暑假了,可以窝在家里靠空调续命。待在空调间打游戏,简直是理想的人生啊。

“……植物会跟随着节气而不断发生变化,其实人体也是一样的。天气炎热的时候,也难免会躁动。所以芒种以后,希望大家上课前能平静一下自己的情绪哦。”

哎?原来人也是会躁动的吗?怪不得自己到了夏天总是烦躁地静不下来做事,以前还以为是自己的问题现在看来也是受到了节气的影响啊。

不过躁动这种事,是可以这么简单就压下去的吗?

80°

林子里隐隐约约传来鸟鸣声,却是欢快的不行。老道士养的那两头公鸡,一早就已经打过鸣,现在正在院子里瞎转悠。蒸熟的粗粮清香自楼下传来,饶是苏沐橙跟着叶修在假期养成了不正常的作息,这个时候也被这些个外来因素“闹腾”醒了。

她睁眼瞅了瞅身边躺着的那位暂时还没有要起来的意思,玩闹一般地在他脸上“啾”了一下,也不赖床直接就起身了。走到阳台上呼吸了一下这山里的新鲜空气,还有些许凉意拂面而来,大夏天的从都市的空调房里跑来这山里避暑果然是正确的选择。舒畅的感觉让人心情好,她换了身衣服洗漱了一下,就先跑下楼去了。

她这次和叶修来度假的这个地方,在蜀地的道家名山里,是山上的道长自个儿开的。来的游客不多,很适合想要远离俗尘杂事的人在这里修身养性一段时间。虽然说她和叶修都不是什么耐得住寂寞的人,跑到这个信号都不好更别说还能玩游戏的山坳拗里头来,别说是旁人便是做出决定的他们俩自己回想起来都有些意外。不过到底是忙累了,还是会想试一试过这样清闲的日子。

“小道长,早上好呀。”苏沐橙下楼的时候,看到了正在洒扫的道童。听到了苏沐橙的声音,对方乖乖抬起头冲她行了行礼:

“善福寿早上好。”

“早课已经结束了吗?”苏沐橙对他们的早晚功课还是很好奇的,昨天在房里还翻看了一本道教的典籍。

“观里鸡鸣时起身做功课,现在已经结束了。”因是在和苏沐橙说话,他也没有继续手里的工作,而是认真地回答问题。

“妹子。”身后蓦地有人叫她,回头见是那位来这边帮忙的大婶,“起了就过来吃早饭吧?这山芋啊是刚出锅的。”

“哎,就来。”苏沐橙温和地应了,而后同道童知会了一句,“那我就不打扰你了。”说着便开开心心地跑去用早饭了。

等到叶修下楼的时候,周遭已经三三两两有些许香客起身了——虽然这个时间于他而言,横竖还算是早的了。若不是苏沐橙不在边上他有所察觉睡不安稳,怕也不会这个时候就下楼来了。

“你起了呀。”苏沐橙捧着一个茶盏,喜滋滋地抿着老道长亲手菜泡的自产茶,手里还捧着一本典籍。

“你在看什么?”叶修先坐下喝了小半杯放温了的开水暖胃清肠,顺带好奇一下自家媳妇儿手里的玩意儿。

“他们道家的经文。”苏沐橙把封面翻了个个儿对准叶修的视线,“我也就闲着瞎看。”

“《太乙……救苦……护身……妙经》?听上去像个点防御技能的秘籍。”叶修从蒸笼里捞了一个山芋出来,呼着气剥了皮,“讲些什么的?”

苏沐橙翻来覆去瞅着书页:

“我也没有特别明白,大体是说太上老君看到三界众生苦恼,于是元始天尊便宣说太乙救苦天尊的无上功德。大概就是像那种学生时代经常跑来学校里做什么演讲的励志代表吧。”

“那可不都是在糊弄人嘛。”叶修拿过她手里的经典看了两行,“……‘若有众生,时遭疾疫病痛缠绵。可以焚香,念诵圣号,看转此经,疾患退散’……有这么神?我比较想知道念这经文能不能解暑消燥。”

“怎么你还燥热啊?我感觉待在这儿都不会觉得烦躁啊……”说着苏沐橙还伸手去贴了贴他的脸,想试试他的温度,却是听到他仿佛叹气一般轻声道:

“唉,芒种了嘛,总有那么点难消的‘躁动’。”

于是“哐”的一声,叶修面前多了个茶盏,泛着沁香的茶水在里头晃动着。苏沐橙在一边笑吟吟地解说道:

“来,清热解暑。”

73°

屋子里没有空调,唯二的两台小电扇,一台拿去给妹妹写作业,另一台主要还是给电脑散热,他俩几乎是吹不上多少。

“这才刚过芒种就这么热了,等三伏天的时候可得怎么办?”叶修靠着墙壁降温,打游戏的时候他压根腾不出手去给自己扇扇子。

苏沐秋腾空抹了把额上的汗水,背后的墙怕是都要被他俩给热化了。可眼下也只能宽慰对方:

“再忍忍吧,要是这次线上赛能打赢的话,奖金应该够我们去买一台二手的空调了。”

突然一阵凉意传来,他俩都忍不住一阵感叹——苏沐橙写完作业,把电风扇搬来他们这边了,顺带手里还拎着切开的小西瓜。

“隔壁小超市的老板娘送的,上次我去帮她看了会儿店。最近他们家也卖冰镇西瓜,喊我去挑一个带回来,我就要了这个小的。”

“小的好啊。”叶修拿着勺子挖西瓜,“大的不见得甜也不见得好吃,瞧这瓜瓤的颜色就知道甜的正宗。”说着挖了一勺递到沐橙嘴边,“来,沐橙,你尝尝。”

苏沐橙也不扭捏,张口就接了这口西瓜:

“嗯……!甜!”说着也赶紧招呼着苏沐秋,“哥哥你也快吃啊。”

苏沐秋应了一声,吃着西瓜却是留意到她身上的衣服:

“橙橙,你今天怎么穿的这么少?”

苏沐橙一脸“还用说吗”的表情看着他:

“当然是热啊!”说着有些苦恼地打量了下外头的天气,“这要再热下去别说穿衣服了,我都想剥层皮了。”

“别贪凉,去加件外套。”一反常态的,苏沐秋管起了她穿衣服这茬。

“啊?为什么呀?以前夏天不也就是这么穿的吗?”苏沐橙有些不理解,苏沐秋这次却也没和她解释,难得的坚持要求她去穿外套。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气热,人容易心浮气躁的缘故,向来听话乖巧的苏沐橙这次居然和自己哥哥“杠”上来。

在一旁默默吃西瓜围观兄妹俩的某人,挖了一勺西瓜塞到苏沐橙嘴里,然后站在了她哥哥那一边:

“沐橙,去加件衣服吧。”没有想到叶修也不支持她,她本来还喜滋滋地咬着西瓜,顿时把勺子丢还给他便跑走了。转身的时候微不可闻的还有生气的哼声,这可是小姑娘难得一见的闹腾的模样。果然还是天气的缘故啊。

苏沐秋见人跑远了,这才重新吃了西瓜,顺便调侃下某个自打来了以后比他还无条件宠着自个儿妹妹的人:

“真难得,你居然站了反对列。”

“哪里哪里,我只是站理。”当着这位的面,他没敢说出口——如果今天穿这么少的沐橙方才不走掉去穿衣服的话,保不齐等会他就得“热”了。

88°

《月令七十二侯集解》里写道:五月节,谓有芒之种谷可稼种矣。

“原来这边种植的也是水稻吗?”苏沐橙戴着顶藤编帽,蹲在田边上,看着田里忙活着移栽的村民问道。

“咱们这儿还被叫作‘天府之国’呢,可是最大的水稻产区了。”正在栽秧的村民回答了她的问题,“这批中稻啊得赶紧栽插下去,这都芒种了,再晚了的话,可容易干旱虫灾啊。”

“芒种原来是这么适合种植的节气呀,感觉大家都很忙碌的样子,果然是‘忙种’呢。”

“可不是,妹子你听过咱们这边的一句话没?‘芒种前,忙种田;芒种后,忙种豆’,就是这么一回事儿。咱们家今年算是结束的晚的了,不然中稻早应该栽完了。”

苏沐橙起身,往远处看去,远一些地方别人家的田里,皆是中稻反青。秧苗嫩绿,一片生机。偶有清风拂过,摇摇晃晃看着便感到一阵宁静。

“‘东风染尽三千顷,折鹭飞来无处停’,原来就是这样的景色啊……”她正沉迷于欣赏这片景色,突然又听到村民说:

“其实,‘芒种’啊不仅仅是种粮食,也是‘种人’的好时候。”

“哎?”苏沐橙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人”……怎么种?

“这人啊,其实也是被自然气候影响的。春夏秋冬,人就和植物一样在跟着走。节气也一样,这个时候是有孩子的好时间。”说着还故作神秘,冲着苏沐橙身后不远处的叶修挤了挤神秘地笑,对着苏沐橙说,“妹子你是和你家的来这边上香拜神的?咱们这山里的观啊特别灵验,我家那个混小子就是当初上观里拜了神,芒种时候怀上的。你俩加把劲儿,肯定会有。”说完,还仿佛是透露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一般,赶紧挥挥手跑走了。

苏沐橙站在原地愣住了,仿佛是还没有理解刚刚对方说了些什么。叶修在附近晃了一圈回来见到自家的小姑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还以为发生了什么走到她边上问:

“怎么了沐橙?”

熟料苏沐橙抬头看着他眨了眨眼问:

“叶修你热吗?”

“啊?”这跳跃的有点厉害他有点没跟上,但叶修还是抬头瞅了瞅天上挂着的大太阳,实话实说,“热。”

“那我们回去吧?”

“你不是说,觉得闷在屋里太无聊要出来走走的吗?不去看瀑布了?”叶修有些奇怪,却还是跟着她往回走。却听前边传来一句:

“都芒种了,我们也不能错过节气啊。”

75°

两人双双陷进床里的时候,苏沐橙听到了身下人传来了轻笑声。

“笑什么?”顿时她就停下了动作,先刨根问底一番。

“没什么,就觉得你这样难得一见。”他伸手替她松开了束起的发辫,本就是在键盘上飞舞的好看的手,穿过发间的时候总能撩拨起层层涟漪。

“难道你不也是这么想的吗?”趴在他胸口的苏沐橙笑眯眯地看着他,“搭档这么多年,这点心有灵犀我觉得还是有的。”

“嗯,我们从来都很默契。”叶修微微侧过身,便把人拢到了自己身下,“跟上节奏啊沐橙。”

移栽的中稻秧苗,一株一株被栽插入田里。温和的田泥包裹住了秧苗,在之后的很长时间,根系会在里头生长蔓延,再供给养分让稻苗生长成熟。

农作物的规律如是,人的规律也如是。

一样是在自然界的环境里生存的生物,谁都会受到节气的预示影响。深埋在体内的根系,也会随着一次又一次的被包裹,在最后的关头播撒。快感会在相互之间传递,蔓延扩散。无法改变的是终有一日,曾经的播撒会结成果实,扎根发芽,等到那个合适的时间收取。

芒种啊,可真是一个很好的节气呢。

“所以怎么突然来了这个兴致?”把人翻个儿,托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家伙,居然还不忘问她事情的缘由!苏沐橙在被颠得有些晕头晃脑之前,先趴在他身上喘口气: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

“我就好奇一下和芒种到底有什么关系。”知道理由了,回头多用几个类似的借口还可以多来几次,这个想法挺不错的。叶修内心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

“‘芒种’就是‘忙种’,农作物要忙着种,人也是啊。”苏沐橙被他折腾了两下强行要回答,只好随便扒拉了个理由,实际上她自己也搞不明白为什么。

“就这个原因?”叶修伸手摸了摸她的后背,“想家里多加个人?”

苏沐橙不想和他废话了,缓过来自己坐正动手:

“没有,我只是热。”

评论(12)
热度(86)

© 韩雪临Yuki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