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mile encouraged いつも勇気くれた』
(❁´⌔`❁)/~感谢关注♡沉迷舞台,爱好摸鱼,不定期失踪❀孙翔相关内容均在@阿翔翔翔我的嫁

叶修生贺丨叶橙丨铜驼暮雨

❤失踪人口搭活动顺风车回归系列

❤果然还是迟到了

❤叶修生日快乐~

❤真的不是BE

❤非历史而是架空没时间考据了

❤景色是真的,洛阳八景之一,不过是不是我描绘的就不知道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写文BGM《洛阳夜雨》


圈组织 @叶橙吃不饱联萌 


一、

铜驼巷空,恍惚间仿佛嗅到新开牡丹香。

朦胧之间宛若又回到那个傍晚,铜驼之内炊烟袅袅,她跟着他走在那一片细雨蒙蒙中往家里走去。

那景色,可真好看啊。

二、

洛阳的雨声很好听。

这是沐橙总说的话。

但其实洛阳很少会有那种瓢泼大雨,总是下得细细蒙蒙的,如铜驼的炊烟一般,纷纷扬扬。其实直到后来他也没分清沐橙说得到底是洛阳的雨,还是铜驼的炊烟,又或者她都喜欢。

只要那一切,是大家都还在的时候。

先皇在世的时候总念叨将军府的兄妹,好好的府邸空置,硬是在铜驼里头安了一处院子,和平民百姓一起过着炊烟袅袅的生活。虽说将军府的大小姐苏沐橙向来是喜欢玩的,还在府里头的时候就总爱往北市跑,北市那地方离铜驼近,傍晚的时候铜驼巷间晃一圈直到华灯初上了才回府。

叶家虽然将有恩的苏家兄妹视为己出,兄妹二人到底存了是外人的心思,长久下来横竖会有些不自在。后来叶修出面提了这个意思,便自己跟着兄妹俩跑去铜驼住了。

“叶爹爹不骂你吗?”苏沐橙托着下巴看着边上新种下的牡丹,问着叶修。

“又不是第一次了,习惯了。”叶修倒是心宽,玩着茶盏毫不在意。

“少将军,咱们小百姓柴米油盐的生活可不好过啊。”苏沐秋给牡丹浇了点水回过头来提醒他,“怕是日后俸禄都得上供养家了。”

“叶某虽是俸禄单薄,终归还能养得起沐橙一个的,是不是?”一边从沐橙手里接过糕点一边凑过去说,“以后俸禄就都给沐橙管了,家里大小开支你做主就行。”

“行了行了,边去。”沐秋看不下去了,上来一把把他推到另一边去,“我妹妹轮不到你养。”

苏沐橙不嫌事大,由着他俩争,自己吃着糕点看着远处如雨般炊烟。那个年纪,那个岁月,美好的如同画一般存在脑海里,再也回不去。

三、

副手见她盯着炊烟发呆,恍惚中带着一丝疲惫,不由得推了推她:

“将军?将军!”

“啊?怎么了?”她猛然从回忆中醒来,看着他,担心是有新战况神情中也带了些紧张。

“将军……若是太累,您先去歇一会儿吧。这一时半会儿敌军也不会进攻过来,若是有战况我去喊您。”

见副手眼中满是担忧,苏沐橙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情况,已经到了让人担心的地步了么……但是成败在此一举,她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放松警惕。

政权争夺,从来牺牲的都是他们这些做臣下的,和那些无辜百姓。一朝为主,一生忠诚。她不想懂男人们那种忠心,她只知道她的敌人杀了她一辈子最重要的两个人,所以她也要上战场。只是不是因为报复,报复是什么?因为他们失去了生命所以她要报复对方让他也失去吗?失去了又如何,他们都不会回来了,铜驼的屋子里也只有她一个人了。她只是想有一个理由,一个能去找他们的最冠冕堂皇的借口。

洛阳城变成了战场,一时间见不到炊烟只有硝烟,刺鼻得让人恶心。从前洛阳细雨是她的最爱,如今这场景大约只能被称作泣血了。若是他们还在,若是他还在,会不会心疼他的小姑娘如今只能对着这一片狼藉独自伤神呢?

“报——前方战况有变,敌人开始行动!”曾经的那个小姑娘,如今威名远扬的女将军,身着盔甲起身。

在那不远的地方,就是曾经属于他们的故里。

四、

那一天在铜驼,提前溜回家的两个人并没有见到小姑娘。苏沐秋揣着礼盒对着空荡荡的院子一脸茫然:

“橙橙去哪儿了?”

“你问我我问谁?”叶修搁下盒子,打量了一下一如往常的房间,“我早上和你一时间上朝一时间去校场一时间去拿礼物一时间回家,又不是神仙还能安个魂在家里盯着。”

被噎了一口的苏沐秋想反击,叶修丝毫不给机会:

“看情况沐橙是自己出门去了,我们出门去找找吧,时候也不早早点喊回来吃饭。”这点苏沐秋倒是同意,于是他就忘了自己刚要说什么,跟着出门去找人了。

叶修说的没错,小姑娘确实是自己跑出门去了。仗着自己今天生辰,去附近热闹的北市晃一圈,思索着晚上要不要做些好吃的犒劳一下家里的两个。只是终归也是个女孩子,加上今天日子特殊,就看起了一些新料子新妆品延误了时间。

这倒是没什么大碍,就是叶修在找着她的时候晃了一下神。他的小姑娘在一个摊贩跟前挑着新衣料,从姑娘家的料子一路摸去了他们用的衣料上,揪着一块品相不错的仿佛是发现了什么宝贝,顿时就忘了自己原先想挑的是什么了。不管想挑什么,叶修都觉得自己的小姑娘真的是好看的不得了,闹市嘈杂可他也只看得见他也只听得见她的话。

他上前直接接过了小贩手里递过去的衣料,余光瞥见有人拿了自己的料子,苏沐橙眉头一挑转头就想质问,见是他神情立马软了下去:

“叶修,你怎么来啦!”

将衣料挪到另一只手,腾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找你回家吃饭。”

“啊,我出来晃了好久!要赶紧回家了,不然来不及做饭……”拉着他就想赶回家,反被他拉住:

“沐秋去你最喜欢的酒楼叫了菜了,别急我们可以慢慢回去。”

小姑娘眨了眨眼睛,明明眼神里的光都兴奋地跳动,还努力憋着嘴角的笑意:

“你们这样破费……多不好……”

“一年也就难得破费这一次,心甘情愿。”何况反正也不是他破费,当然这种事他才不会和沐橙说。

“那哪行啊!”小姑娘反对,“你们俩也得有才是!”他们手拉手走在铜驼巷里,两边是准备晚饭的人家家中升起的炊烟,是她最喜欢的纷纷扬扬。

他笑了笑:

“好,我们也有。”

纷纷扬扬的背后晚霞漫天,那是最好看的颜色,指引着他们回到故里。

五、

回到故里,故里是哪里?

也许对于他们而言,是铜驼巷中那一间不起眼的小院子,小小的屋子,小小的院子,小小的牡丹花。

若是魂归故里,她又将去哪里?

拼着最后一口气将敌首斩于剑下的时候,她这么想着。这一场政变到此就结束了,曾经她走上这条路遭了多少人的口舌,可这些并不重要,她无所谓后世评价,于她而言她最大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曾经他们携手走过洛阳的纷纷扬扬,如今她也不过是想再拉着他的手听一听洛阳的雨而已。

故里是哪里?故里是你。

很多年以后,在铜驼一间小院子里有一块石碑,记载了这里住过的三个人的生平事迹。其中在讲述小姑娘的最后一句写到:平乱党叛变,斩敌首剑下,重伤殉国。

那一天,是五月二十九日。


评论(8)
热度(37)

© 韩雪临Yukirin | Powered by LOFTER